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姥姥.姥爷

题记:201005无意中从搜索引擎中搜索到这个网易上的博客,被其中一些元素打动,博客已久未更新,摘录其一点文字。作者叫长风,一个自我介绍“尘缘已了”、近期心愿是“关闭显示器,关闭所有心愿”的有才情而有些伤感的人。其博客名称是“我所能做的只是随风而去:我的心灵已是一片废墟”,并且有08年4月29日的文章中称“本人已死,有事请烧纸”,但见最后登录日期是09年15日 。祝福其能快乐地好好地生活,并将生活的篇章生动地继续下去。

《姥姥.姥爷》

姥姥是母亲的继母,只大母亲九岁。当年姥爷看上了小姥姥,千方百计打动了她,把她从千里外的内蒙古带到了姥爷家。姥姥皮肤姣好,个子不高,和她秀气而略带病容的脸庞很相配,回忆起来的确有种很令人怜惜的美。因为长得很美,又小姥爷很多岁,所以姥爷一直把她当个宝贝一样地宠爱着。说起来有些大不敬,关于姥姥的回忆,大都与她的娇气小气有关。

童年的时候,因为曾经短缺过,刚刚温饱中,将来会否短缺仍是未知,人们对食物仍抱有深深的敬畏。姥姥在自家的院子里种了南瓜、玉米、葵花。到这些作物成熟的时候,姥姥就今天摘只南瓜,明天掰两束玉米煮了吃。那时我还没上学,但已经学会了看大人的脸色。所以并没有在姥姥跟前撒娇的记忆,只记得每次去姥姥家的时候喜欢夸她家的南瓜个大,玉米粒饱。还会说姥姥看鸡看得好,没让它们提前享用了才得以成熟等等之类的马屁话。姥姥总是笑笑对姥爷说这妮嘴真甜。高兴的时候姥姥也会赏这些东西给我。我那时还搬不动一只南瓜,常常要跑回家找姐姐来做援兵,但往往被妈妈吓斥了,不准再前往。

上学后,身体正发育,饿得穷凶恶极,到姥姥家的时候常见姥爷煮了鸡蛋给姥姥吃,那个馋啊,恨不得上她家鸡窝里也掏两只来。偶尔姥姥谦让一下,让我吃。虽然肚子很想吃,却说鸡蛋有鸡屎味,不喜欢吃。姥爷磕一下烟袋,说:“现在的孩子们都不知道想吃啥呢,连鸡蛋都不爱吃了。”然后就催促姥姥趁热快吃了吧。

回家常常抱怨姥爷偏心,哪有不喜欢吃鸡蛋的孩子啊?还装糊涂。平日里讷言的姐姐也会在这时帮腔,说姥爷就是偏心姥姥,上次来家里给姥爷的蛋糕,他没有吃,偷偷给姥姥装回去了;哥哥也会列举上上次给姥爷拿出来的苹果,姥爷也给姥姥装回去了等等。这时候妈妈会说我们不懂事,姥姥身体不好,姥爷关心姥姥是应该的。

姥姥吃饭很挑食,姥爷会把有限的资源运用到无限的饭菜调整中。那时的菜很少,姥爷春天做腌韭菜,颗粒细腻,摊开来一地的绿,配一点红萝卜丝,卷烙饼。烙饼上薄薄抹层香油、涂层细盐,趁刚烙好又软又热卷一筒新腌的韭菜,咬一口,那个香,觉得一辈子吃这一回饭也知足。冬天里,姥爷做辣椒酱,煮“糖稀”给姥姥吃,那时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上等而难得的美味。

姥姥脾气很不好,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大发脾气,姥爷是个急脾气,平日里他是家族中最有威望的族长,也是晚辈们敬重的长者,但唯有对姥姥的脾气,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原因,都能全盘消化。

那一年姥爷故去了。临终前对妈妈嘱咐了又嘱咐:“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受屈。她跟了我,我就应该让她幸福。我不在了,你替爸照顾她……”

姥爷走了以后,姥姥不再娇气了。在小舅家什么都能吃得下。来我家的时候,也总是客气,妈妈尽心地学姥爷的手艺做姥姥喜欢吃的饭菜,姥姥总是说不需要这样麻烦,说姥爷就是喜欢整吃的,其实她是个不挑嘴的人。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到姥姥背过脸去,盯着姥爷的遗像,久久地……

附一篇 经营自己

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的也做过几个生意,可是都以失败告终。在众多的指责下不得不觉得自己是个相当失败的人。在经历了一场又一场这样或那样的失败之后,反思自己,此生最大的失败在于没有经营好自己,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摆正,没有把握好自己人生的脚步,没有活出自己的真性。这些年,自己只是顺着一条不是路的路溜达了时光。找不到自己内心的路,不懂得,什么都不懂得的时候就把自己像商品一样陈列了出去。就像开了一家不合时宜的店,做着一些不合时宜的事情,最终只有关张大吉。
后半生,我应该怎样经营好自己,把自己开成个什么样的店呢?
我在为自己寻找商机。
我在经营我的心情。
我在不知所云的商海里飘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心微道 | 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 首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