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文人与妓女

落魄的文人和妓女是很容易成为知己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很容易使他们达到精神共鸣。

我国古代的文人处在一种比较尴尬的地位。实事求是的说,我国古代的文人实质不过是一个寄生阶层。作为依附者,文人所能获得的一切,几乎都是来自统治者的赐予,他们自身除了文化知识,一无所有。他们企盼有外力的介入而改变自己的生存状况,所以这就使得他们既看不起女性,又奢想女性能给自己带来某些实际利益。他们需要借助女性的优秀来证明自己的优越地位,他们缺乏证明自己的信心和能力。依附心态和自卑情结作为文人阶层的集体无意识,经过长时期的积淀、强化,已经成为文人人格构成中较为稳定的组成部分,不会轻易地随着社会的政治变革而发生变化,在外界环境的刺激下,有时还有可能从潜意识上升到显意识。这是其一。

而作为单纯的文人,只有当他们依附于政治时,才能在形式上表现为强者。而文人通常的命运总是怀才不遇,他们沦落在社会底层,政治上的失意,对他们来说也就意味着经济上的窘困。但是,作为特殊的文化依附者,文人阶层对改变自己的现状又无能为力,他们在幻想借助“他力”的同时,又有意无意地掩饰自己的弱者地位,他们中的大多数都缺乏正视现实和反省自己的勇气。“当个人面对一个他无法适当应付的问题时,他表示他绝对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此时出现的便是自卑情结……由于自卑感总是造成紧张,所以争取优越感的补偿动作必然会同时出现,但是其目的却不在于解决问题。争取优越感的动作总是朝向生活中无用的一面,真正的问题却被遮掩起来或摒弃不谈。这是其二。

我国古代文人骨子里生就了一种风流的因素,加之尊儒重文的宽松社会环境的允许,所谓的文人们便如同破了笼的鸟儿冲向各自“自由”的天空。“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圣贤垂训,人皆不免,只是文人比其他人更浪漫,男人比女人更激情罢了。梵高为了一个妓女,割掉自己的耳朵,属于西方的病态,在我们看来太不值得。好色也有文野之分,雅俗之别。杨铁拿女人的鞋当酒杯,一副下作相,让人感到恶心。顾恺之爱上邻女而不可得,便画影图形,以针刺其心钉在墙上,也真是卑鄙得很。

观之于妓女,古今妓女的本质是不同的。在古代,从希腊到中国,妓女经常指的是一些有才华的歌妓舞女,与现在意义上的妓女是有很大不同的。青楼女子大多色艺俱佳,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通,再加上她们不受礼教束缚,性情自由,所以倒活拨可爱得像个人了。不似今日的三陪小姐,只练得床上功夫和点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