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我为啥毫不犹豫地选择做了“王八蛋”

“五一”长假回到故乡,与几个老同学街头偶见,自然喜不自禁。有一大款同学执意做东并盛情力邀,我们一行便到洛阳新区的洛阳大学附近,找了一家店面尽管不大但还算整洁体面的餐馆小聚。

  说话多,喝水也多;谈兴浓,酒兴更浓。不知不觉中,下腹憋胀,脾胃不爽;近半个世纪的新陈代谢实践与经验提醒我:内急了,得排泄了,需要平衡了。通俗地说吧,就是得拉尿了。我连忙起身,询问店家:请问卫生间在哪里?不料店家却说:饭店里没卫生间。接着人家又很热情、很负责地给我指了一条出路:你出门,向左拐再向右拐向左拐再向右拐,有一家医院,医院里有卫生间,不远。

 的确,不远,不到500米;好在没有“向上拐”、“向下拐”的路径;谢谢,我及时在尿裤子之前找到了这家医院。

  然而,看门的老大爷一定是年轻时当过侦察兵,或退休后苦心研究了麻衣相术;要么就是在长期丰富的门卫工作实践中练就了一双老眼昏花式的但却有职业性的敏锐火眼金睛。也许上述因素都不存在,而是我一副眉头微皱、神色匆匆、双手捂腹、两腿内夹的狼狈相露了馅。果然,在我进门的一刹那,老大爷伸手一把拦住了我:“干什么的?”我也算江湖上摔打过来的人,略具急中生智雕虫小技,自认为还算自然、从容地回答:“看病号。”“看病号?几楼、几床、几号、姓什么叫什么?”老人家一点也不含糊。没办法,我只好如实招来:“内急,想进去方便一下,帮帮忙大爷。”我几乎是在哀求人家了。“不行!吃饭的都来俺医院里解手,俺这是公共厕所吗!”

  情况危急!时间紧迫!我顾不上生气,也不敢再企图以强大的政治思想工作威力来摧毁这个忠于职守的倔老头。因为马上就来不及了!

  我扭头又快步走上了大街。举目四下一望,真乃天无绝人之路啊,一排亮如白昼的街灯下竟然还有个杂树丛生、绿荫婆娑的小花池。我未加思索地狂奔了过去。然而,很快就又傻了眼。因为这个花池虽然有些昏暗但并不太大,也就是仅可容身、略避人目而已。花池一面临墙,是民宅;一面临街,是光明加行人;而左侧是一家公司,虽然人下了班,但门口坐着一个面目冷竣、目光警觉的胖大嫂,一副凛然不可侵犯、誓抓坏人于现行的样子;右侧临近一个家属院,倒是没人看管,但这里却立了一块醒目的木牌,上面写着几个乌黑的大字:在此拉大小便者等于王八蛋。为了突出诅咒效果,强化视觉感受,或者是为了便于不识字的人读图解意,立牌人还特意用白油漆画了一个维妙维肖、逼真生动的四足王八。

  一边是西装革履、风度尚可的我,一边是四肢乱爬、缩头缩脑的王八。不尿,我还是我,一个有文化有教养的文化人;尿,我便不再是我了,而是等于人家所说的那个——这真是一个囚徒困境、两难选择啊。

  不过,我几乎是没有做任何犹豫就选择了后者。原因有二,一是我不想憋出什么毛病,比如膀胱炎、前列腺炎、尿中毒啊,因为我虽然享受的是公费医疗,但也不能给纳税人增加负担;二是我也不想穿着一条湿淋淋的西裤回到饭店,影响市容、破坏和谐社会的大好局面……

  可是,一个社区、一个城市、一个社会、一个据说已经是中等发达的小康国度里,为什么一定要把人逼到要么做文化人、要么做王八蛋的窘境中去呢?一个连一间哪怕是仅有一平方米的小卫生间都没有的饭店,为什么要让它顺利开张、正常营业呢?不是说执政为民吗?连小事都做不好、都把不住关的“政”,无论嘴皮上吹得多厉害,“执”起来都不可能真正的“为民”,这是我的第一点感想。

  感想之二:中国人的素质很低,有很多情况下是被逼出来的。连《疯狂的石头》里的小偷头目都知道不住提醒他的小兄弟“素质,注意素质!”的年代,可见今日做为一个中国人游走在社会上素质之重要。不久前官家的媒体上还专门高调倡导素质,相关旅游主管部门甚至还专门出台了一个“中国公民出国旅游文明条约”之类的东西。别的地方咱不了解,但欧洲那圪塔咱还是走过一遭的,有钱的国家或地区的游客,三五个七八个组成一个团,乘一辆车,超过25人的团队已是十分罕见。因此无论到那里都显得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而中国大陆的游客在境内外黑心导游的合力欺诈下,无论你在国内是几个人,出境一律将你拼成五六十人、甚至是八十多人的一个团,夜宿一家店、昼乘一辆车,人人都要吃、要喝、要拉、要购物,无论到哪里都得乱如牛毛,迫不急待,这素质能高吗?欧州地广人稀、树大城小,小模小样、小门小户,哪受得了这个啊!于是,中国大陆人的“素质”便一下低下来了。而这素质低,又真得怨他们吗?

  因此,要求培养公民提高素质很重要,但管理者、政府的素质要同步提高更重要,如果这两方面不携手、不尽力,经常让民众夹在“文明人”与“王八蛋”之间做抉择,那么,停留在书面上的“公约”之花开的再鲜艳,也结不出“素质”之果。!

[稿源:红网]
[作者:孙振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