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IT人的迷乱生活:等待夏天

?一些片段摘录

?高中毕业后,我没有学校可去,只好在家待着。这么喝酒打架闲逛了两年后,有一天,走在街上,我忽然很渴望离开中国,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首选当然是美国。意外的是,我居然很容易地考过了英文,申请到了一个纽约的学校的奖学金。

??? “你为什么想去美国读书?”签证官问。

??? “我在中国憋坏了,找不出来我想做什么。”我说,“不过,我会回来的。”我想了想,补了句,想起来签证的时候一定要说一定会回中国,不然一定要被拒签。说这句话也用不着我说谎。

??? 签证官从眼镜后面看了看我,往表格上盖了个戳,“希望美国不会让你憋坏。”

?
??? 意外的是,在美国,我居然成了我的父母一直想要我在中国成为的好学生和好雇员。

?
??? 我认识肖河生的时侯,他刚从清华毕业到美国,在维吉尼亚大学的工程学院读电子通讯工程的博士。第二年年底,有一个刚从国内出来的女孩对肖河生很不错。肖河生那时已经一个人寂寞到了清洁卫生的黑人老大妈和他说几句话,他过三个星期还每句话都记忆犹新的地步,因此一下昏了头,才一个月时间那女孩就搬过去和肖河生一起住了。然后肖河生花了半年多时间想着怎么和他的女朋友分手,却一直找不到能让自己狠下心来的借口。终于等到他下定决心的那一天,回到家却发现他的女朋友已经收拾好了所有东西,搬到她新交的一个美国男朋友家去了。

?
??? “非洲我们可以去租辆吉普车,在大草原上四面八方地开,带顶帐篷,消失上那么两个星期。”

??? “那是你想做的事。我想去看看台湾。”肖河生说。

??? “要不我们去欧洲。买张环欧列车的票,背个背包,火车停哪儿,我们就在哪儿逛上那么一圈。想想威尼斯,想想罗马,想想月光从斗兽场石拱的缝隙里穿过,照在两千年的石椅上。台湾,你去做什么?日月潭,阿里山吗?”

??? “为什么意大利餐馆,法国餐馆,墨西哥餐馆的侍应都喜欢对客人说几句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说英语口音越重,表明餐馆的等级越高,可是中餐馆里少有人喜欢说中文?”

??? “不知道。”我说,看着街上走过的一个身材诱人棕发女郎,轻吹了声口哨。

??? “会不会是中餐馆的侍应英文说不好有自卑感?别的餐馆的侍应说不好反而有自豪感。”

??? “可能。”

?
?? 我们从他面前走过,我从口袋里掏出几枚硬币,放到他的纸杯里。他咧开嘴笑着,从背后大声喊到:

??? “Hey,man,havefunwithyourboyfriend!”

??? 我一楞,走了几步,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肖河生却没听清那乞丐的说话,问到:

??? “怎么了?”

??? “那家伙说,和你的男朋友好好乐呵乐呵,他妈的他以为我们是同性恋。也难怪,这里离同性恋的大本营杜邦圆环这么近。星期五的晚上两个男人在杜邦圆环附近转悠,可不惹人生疑。”

??? 我躺在地上,一时动弹不得,两眼大睁,一动不动,呆视天空。

??? 眼前一个人影突然遮盖了半个天空。

??? “AreyouOK?”一个女人的声音问。

??? “你帮我看看我现在人是几块?”我答。

??? 那个人影向上移动,似乎左右移了移,说:“好像还是一块。”

??? 人影渐渐清晰,象是个女孩的轮廓。

??? “能不能请你往我腿上踢一脚?”我说。

??? “为什么?”她问。

??? “我要是觉得疼,说明我还能站起来,不疼的话,那我就完了。”我哭丧着脸说。

??? “真的吗?”她有些怀疑地问。

??? 那是张亚洲女孩的脸,细致,鲜明的线条。

??? “当然,你以为我喜欢躺在地上吗?”我很气愤地说。

??? “那我就踢啦?”她说。

??? 我努力地点点头,刚想说话,她已经一脚踢到了我的腿上,想说的话顿时变作一声惨叫。

??? 我从地上一下跳起,捂着大腿,叫道,“嗨,你以为我的腿是木头吗?”

??? 她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你让我踢的。”

??? 我瞪着她,好半回不能说话,终于我说,“好,好,谢谢你。”

??? “不用。”她转过身去,要走。

??? “嗨,”我叫住她,“我能请我的医生吃顿饭吗?”

??? 她转过身来,笑了笑,说,“好啊。”

??? 她笑起来的时候,不只是眉毛,眼睛,嘴唇在笑,她全身上下每一寸都在笑,连那双刚踢了我一脚的硬底方头牛皮鞋都似乎在笑。她笑的时候,我看不到她的人,我只看到她的笑容。

??? “是吗?什么妞?别是个大肥妈吧?”

??? “可惜,要是个大肥妈不正好让你下手。”

?
不说这些了。你变了,平山。”

??? “你也变了些。”我说。

??? “老了些了。”

??? “还是一样的漂亮。”

??? “你什么时候会讨人喜欢了?”

??? “总得学。不然不是又要重蹈覆辙。”我耸耸肩。

??? “学会了吗?”她问,带着点笑。

??? “每个女人想听的都不一样。真不容易。”

??? “你很聪明,会学会的。”

??? “你也很能讨人喜欢。”我说,竖起边眉毛看她。

??? “我本来就能够啊。”

??? “倒也是。”

??? “讨男人喜欢容易。每个男人想听的都差不多。”

??? “是吗?”

??? “是啊,我喜欢的男人都很聪明,我不用说谎。”

?
??? “我要结婚了,平山。他给我需要的一切。和他在一起我觉得很安全。我是女人,我想要有个人依靠。”

??? “是嘛?”我的鼻子里哼了一声。

??? “你认识他。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他的人就象是他知道人的每一根神经在什么地方一样。他很容易预测,很容易满足。他很爱我。平山,你不会满足的。象你刚才说你会食那颗禁果,你太好奇,你的心太远。我抓不住你。”

??? 她忽然间失去了些控制,显得有些激动,她的眼睛变的很亮。

??? “你不是早知道我是这样吗?”看到她有些失去控制,我有些残酷的快意。

??? “我的错,所以我最后只好离开你。”

??? “是吗,我还以为你离开我只不过是为了沃特能够给你买你的钻石戒指和Prada的鞋。”

??? 我很努力地用我最不在意的讽刺的口气说完这句话,但是这句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自己听起来一点不讽刺。我听起来只是发酸。

???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我。

??? 她看得我心里发苦。

??? “我听起来他妈的象是个被人抛弃的半老徐娘吧。是我胡说。有钱是好事。我也想发财,你不知道我每天做梦都想怎么去把文莱的苏丹做掉,把他的几百亿美元和后宫整个给拿过来。有钱多好。”

??? 她还是看着我,然后她的眼光慢慢变得柔和。

??? “没关系。你说得对。沃特是让我过得很好。我喜欢好的东西。这个世界上好的东西都很贵。但是沃特只是有钱的话,我不会答应嫁给他的。”

??? “当然。他是好人。”我说。

??? “他也容易满足。他不象你,没有人知道你要什么,就算是你和我住在一起,躺着,抱着你,你的人也好象是在别的地方。平山,你总是活在别的地方,活在将来的某个时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心微道 | 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 首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