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赵小姐

老新概念作文 张尧臣

本人扫描加OCR而来

zhao

两年以后,表姐终于从香港回来不走了。她被调到了上海的分公司里上班。至于工资是否还是一个月港币一万,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看得出她相当的有钱,家里在瑞虹新城买了房子,生活—下子好转了许多。赵小姐看人的目光也和以前不同。那时我发现我已经很难接近她了。我和赵小姐少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她变得很忙。我家也搬得很远了,她没有闲暇来看我了。我们的碰面变成了一年一次。春节在饭桌上,她也只顾一个劲儿地讲她的见闻,少有和我搭话的机会。而她的见闻乃非就是—些会员制的俱乐部里的一些污秽,一些女招持如何脱了本腽跪在地上给人倒酒。还有就是应酬别人的乌七八糟的俚语,每年的都不一样,前面是“小强”,去年是“红旗飘飘”。有时我在想,她干的是她的会计么?看样子肯定不是的,那辛辛苦苦读的高四,考的大专又有什么意义呢?看着她的暗红嘴唇,我晕眩极了。

我对于赵小姐对我的疏离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是觉得现在的那个赵小姐和当初在阁楼里吻我的赵小姐已经是两个人了。我虽然划不清明确的时间坐标,但我确信她是一个被人拗去的人。她的以前和现在没有丝毫的联系。至少单单从她的身上,从她的嘴唇上,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的。如果一定要什么痕迹的话,最好去找她身边的人,或者曾经在她身边的人,看看他们的样子,就会明自赵小姐变得太快了,太突兀了,我没办法接受这一事实。今年过年,是我去赵小姐家看望她的。她家新养了一条狗,叫皮皮。赵小姐说这是因为它很皮。那只畜生从我进门起就冲我叫唤个不停。赵小姐解释道,主要是因为我身上没有狗的味道,皮皮觉得很陌生。没等我开口,赵小姐就自己承认她的身上有狗味。

吃饭的时候,皮皮也有—个位子,在赵小姐的身边c她自己声称是皮皮的妈妈。于是我就没有选择地成了畜生的娘舅,这不由地让我窝火。在我们用餐的时候,皮皮也是人来疯,一个劲地问它妈妈要吃的。了,我又想起了赵小姐的嘴唇,暗红暗红的,现在用来喂皮皮,一个畜生;那个场景确实把我的心给深深的伤到了。我突然想到了当时外楼阁榷上的成伍的臭味,我想吐。·
当时.我妈突发奇想,说到我们四个月后要搬到新买的房子里去,到时我们也要养一只拘:因为房子大了,有一只拘在那里叫唤会比较有安全感;我妈一提到养狗,赵小姐一下子来了兴致:放下筷子,大谈殉的习性和她自己的葬拘经验
子她足个很合格的殉妈妈.她说拘不能吃太咸的东西.更不能吃巧克力,不然它会此的。

不知怎的,我妈和赵小姐讨论到养拘的性别问题。赵小姐说她的皮皮是男的,很安全.没有什么麻烦,而葬狗就一定要养公的。我们都感到很好奇.就迫问下去:她居然说了大堆诸如公拘找母狗不用负什么责任之类极为难听的理沦。

看着赵小姐不停的嘴唇,我感到这世界真是他妈的太可怕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