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陕北牧羊人

muyangren

翟天禄

到了陕北的榆林,你别以为都是沙漠。那里也有山峁,有沟岔,有梢林,有草墟。沙漠中难得看见一个人。你要找人,就先得找水。你顺着河沟走,大多能找到人。如果幸运,一定先碰见牧羊人。你想和牧羊人搭话?难。你先得练练嗓门,如歌唱演员于清晨面壁高呼 “ 啊”?? “ 哎”“ 哟”?? “ 噢”。牧羊人看到你挥手,也听到你在吊嗓门,就猜着你在问路,他也是吊嗓子似的回答: “ 哪——咳——啦?” 这 “ 咳”字榆林人的读法短而粗,听不出什么声调,据说是古时的人声字,意思和 “ 啦”一样,表疑问。慢慢地,你和他近了,他会详细告诉你:过哪个山峁,越哪道河,进哪个沟岔,到哪个洼洼,拐几个弯弯,有个姓甚的人就是。你听得有点烦,记不下,可他一点也没有厌烦的样子。我们经常会领略城里人极为干脆利落的回答:? “ 不知道!” 其实有时是知道的。这时,你才感到牧羊人的可爱。也许牧羊人无聊得很,想找个人聊聊吧。

一道小溪缓缓地流淌,你不用脱鞋,你可以踮着脚,踏着水中的石头,小心翼翼地过河。有些河岔里并没有水,只有嶙嶙峋峋的乱石,你 口渴难忍时,忽听有细雨丁冬作响,但白昼晴和,无任何风雨之迹象。回首望山崖,是那石缝涔涔地滴着水滴,你仰起头尽情地吸吧,水质清洌甘美,远远赛过 3元一瓶的矿泉水。怪不得这里多有百岁老人!到岔路 口了,往东无人 ,到西无影。当你正在为难时,忽听一声信天游传来:

干妹子好来果然好
走起路来水上漂。

你只要肯吊起嗓门 “ 哎——”一下,崖畔上即有回应: “ 哪咳啦?”? “ 艾壕峁”? (蒙语,表示一个地名) “ 往前走 2里 ,翻过一个峁,进沟沟,上崖畔,圪土 劳里就是。”你这时忽地像吸了鸦片,又上了劲,依旧往东往西,忽高忽低,去体会那永远听不清的回答。

我一个人走着,此时什么也不想,只想一个问题 :为什么牧羊人唱的歌总是离不开哥呀妹呀。忽然空中悠然地传来又一首歌:

我实实在在地想和妹妹亲嘛
她妈妈在旁我好作难嘛
今个妈妈没在家嘛,
亲哥哥莫忘了临别的话嘛
沙枣子红来沙枣子圆嘛,
亲妹妹香来亲妹妹甜嘛。

这里字字浸着浓醋,我感到酸得磅牙,但也似乎飘出醋香:我终于领悟了一个基本道理一一是生命的勃动。我没有看清牧羊人,不知他是单身还是已有家室。但我惊奇地发现:每一个牧羊人都会唱,∵而且只要唱起来,昧道总是酸酸的,如葡萄,如沙枣,如山杏。

太阳落山格英英地红哟,
哪搭见我的心上人哟。

又一首情歌飘来,夕 阳听了也脸红。歌声刚落,唿哨又起,头羊便奔跑起来。其他羊如棉絮漂浮于海洋,似节 日蒸糕,滚动着,滚动着,然而一丝不乱。忽地又一歌传来:

崖畔上酸枣格殷殷地艳哟

听了首句,我还以为他定会唱出旧词:“亲不过妹子的俊脸蛋子哟。” 不料他却唱道

俺这山洼洼成了金不换哟。

这句虽不是一语惊天,倒也是改弦更辙。

牧羊人向着太阳扬鞭,向着太阳歌唱,太阳终于羞得埋住了脸。牧羊人也淹没在暮霭中。山崖立即阴暗起来,只有那山泉依旧丁冬。我有点怕,便加快了步伐去寻找宿处。

《 河南青年报》2001年 1月 17日 《读者.乡村版》2001/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