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社会转型时期个人命运之沉浮

一个被社会转型的巨轮碾在脚下的人的冤屈和心声…

理想??? 信念?? 命运(二)
一个行政干部被迫沦落成为失业下岗职工的自传

???? 经过了漫长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岁月,终于,到了打倒”四人帮”的日子,重新恢复了“高考”制度,凭着自己在学校读书时的努力,有着一定的功课底子,白天参加如牛如马的繁重的农业生产劳动,晚上深夜,带着十分疲倦的身体,点亮那只能发出一点点微光的煤油灯,艰难地复习着似曾学过的当年初中、高中的功课,硬着头皮带着“一脚牛屡一脚泥”,勇敢地踏进了神圣的“高考”试场,经过参加考试,在公元的一九七八年十月,以高出大学本科的录取分数线的成绩录取入学了,在我的一生中又第二次实践了“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服从组织安排”进入了国家包分配的中等专业学校接受二年制的中等专业教育,但是,这总算是凭着自己的努力,跳出了“农门”,重新拿回了盼望已久的“粮簿”,并且真正结束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漫长岁月。在学习期间,由于学习认真、成绩优秀、工作积极,二年中一直以来担任着班里的“学习委员”和学校“学生会学习委员”的职务。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中等专业教育的毕业,在参加毕业的工作分配中,又第三次实践了“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被“组织”分配到基层的县以下的乡镇事业单位工作,为最基层的农民工作和服务,并整整工作和服务了十年之久,在工作之中,或者工作之余,认真学习和实践自己的业务知识,为农民全心全意地服务,同时,自学了大专的相关课程,积极收集农村的相关情况,利用业余的时间向有关报刊投稿,在本行业的国家级和省级报刊杂志曾发表过有一定水平的文章和论文。后来,又是根据“工作上的需要”,便使我又得第四次实践了“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于一九九O年八月被调到行政单位工作,并且担任着本科室的负责人,于当年加入了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成为了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可是好境不长,到一九九六年的三月,又是根据工作的需要,“组织”上以加强企业的领导为理由,安排本人到国有企业中就职,担任企业的副总经理,并“安排”作为该企业的党务负责人,使我第五次实践了“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被“组织”上根据“工作需要”被动地、被迫地调到了国有企业中去,从而使我从一个的行政事业单位的国家干部被动地沦落成为国有企业的职工的一员,由于正职对企业的决策失误,造成该国有企业的经营不善,企业面临倒闭,全体企业员工不得不实行放大下岗,而正职的领导则被调到行政单位去任一般干部,我和全体企业员工一起被“组织”安排了“下岗待业”,这也是“组织”安排的,使我又是第六次(也许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了)实践了“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服从组织安排”,使我被迫沦落成为一个美名曰为“下岗放大假”,但却没有任何下岗待遇的名符其实的“失业人员”,这就是我的“命运”,美好的信念、崇高的理想和糟糕的命运总是在我的身上实现。
???? 我的一生中一切的一切都是“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和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所支持,但得到的却是“下乡”、“下海”、“下岗”、“失业”的命运,从参加革命工作起到下岗为止,经过多次的工作调动,直到现在失业的我,对“组织”、对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对亲爱的“母亲”和人民,都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总是抱着“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和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去学习、去工作、去生活。从“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从事业单位调到行政单位,从行政单位到国有企业,再从国有企业“下岗失业”,既不是干部分流,也不是机构改革分流,更不是本人的我犯错误受到“组织”的处分流放,组织在调动工作的时候总是说是“工作上的需要”,至今的我,“服从组织安排”、由“组织安排”而成为了一个身无分文的“失业职工”,真是:儿时贫不算贫,老了贫才是贫。难道神圣的“组织”和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与我最亲爱的“母亲”给予我的一切的一切就是:“下乡”、“下海”、“下岗”直到“失业”?难道这就是拥有“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和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的结果?是国家机构改革的结果和卸下的包袱?还是我的“命运”在捉弄、在戏弄、在安排?
???? “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和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伴随着我四十多年,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历程,也是我的一生中最坏的经历,也是在我的一生中最悲哀、最后悔的一段历程,也是我的一生最为丰富的经历:幼年时,是在伟大的昌盛的祖国困难时期与大跃进的磨难;童年时,受到“轰轰烈烈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伤害;青年时,受到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折磨和困窘;长大后,参加工作了,是“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和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的最大的受益者,也是最大的受害者。我的一生,实践了“下乡”、“下海”、“下岗”直至“失业”的“三下一失”的经历。我真的不明白,你们也不会明白,在我的一生中,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曾经有过许多的梦想,也有过许多的收获,一次次的表彰大会中也曾留下我那青春的笑脸,一个个奖状或荣誉证书也曾记载着我青春的光芒,在工作中,我不但没有违法乱纪的行为,一切都是服从分配、听从安排、脚踏实地、任劳任怨、吃苦耐劳、艰苦奋斗、勤勤恳恳地工作,出色地完成各项工作任务,在每年的干部考核中都是被评为“优秀”或者“称职”,一九九三年的十二月从初级的助理工程师顺利地晋升为中级的工程师职称,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六年连续被省级部门评为先进工作者,一九九五年被“组织”安排去做为首届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工作队的队员,由于工作出色,还被党组织评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先进工作队员,一九九六年度还被党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从而,一旦“下岗失业”后,一切的一切,都旦然无存,一切都会随着你的“失业”付之流水。
???? 从行政单位的国家干部转化成为国有企业的职工,从国有企业中“下岗失业”,俗话说:女人最怕嫁错郎,男人最怕入错行,难道我的“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和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错了吗?我在怀疑,我错在哪了?我所加入的行业和工作一直都是“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啊?还是出生不蓬时或者说是“命运”?或者是天意?或者是……
???? 青草奉献给了大地,白云奉献给了蓝天,星光奉献给了夜空,季节奉献给了岁月,江河奉献给了大海,而我的青春、我的美好年华、我的幸福,我的一切的一切,却奉献给了我的信念、我的理想、我的命运,我,到头来,得到了的是什么?是“下乡”、“下海”、“下岗”直至“失业”,得到的只有从行政事业单位的国家干部变成为一个国有企业的“下岗失业职工”,这是我个人(也许也是我们这一代人或者是一部分人)对“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的理解,只是不知道是贬还是褒,但却是我真真正正发自内心深处之肺腑之言,当前,正是党政机关机构改革和国有企业体制改革之年代,不知道又怎么办了?
???? 一名真正的中国共产党员,一名国家的优秀干部,拥有着“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和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是理所应当的,也是中国共产党和国家、组织所提倡的,但是,为了理想、信念而导致某个人的利益受到损失、受到痛苦、受到伤害,也会使国家、共产党和“组织”的威信同样蒙爱损害。俗话说得好:老实人吃亏:从理论上说“服从组织安排,一切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到哪里就到哪里”和“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信念和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是高尚的,但是,在现实的生活中,有再好的情操,再好的理想和再崇高的信念,只要你口袋里无钱带、米缸里无米装、身上没有衣穿,何谈情操、理想和信念,那就是只有“命运”了,何况自己的命运却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掌握在神圣的“组织”,掌握在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手里,掌握 在亲爱的“母亲”——祖国的手里。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啊!理想、信念、情操、组织、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命运都与“下乡”、“下海”、“下岗”、“失业”边连在一起了,我糊涂了,难道这一切都归于“命运”,也许就是吧??
???? 阳光把温暖给了大地,大地把生命给了我们,而我的理想、我的信念、我的组织、我们的党、我们的祖国、我的命运、我的生活却又给予了我什么?我在深思,命运啊!命运,从行政单位被调到国有企业去,企业又要倒闭,实行放大假“下岗”,一不能上班、二不能被安排再就业,三没有任何的补助、四又不给缴纳任何保险金,一切又都回到了过去,又回到了原始,没有了工作,没有了任何的经济收入,更没有了基本的生活来源,没有 了一切的一切,艰苦奋斗三十多年,又等于从来就没有参加过工作一样,到现在的我,是“国家干部”?是“国有企业职工”?其实什么都不是,充其量只能是一个“失业人员”,是社会的负担,是“母亲”——祖国的弃儿,是中国共产党的累赘,是“组织”的残渣余孽,有谁能够同情于你?有谁又能够怜悯你呢?
???? 苍天啊!苍天,我好冷啊,心里就更冷了,简直是毛骨悚然,冷得空气就要凝固了,冻死了的心不知道何时才象火山喷发一样被激活?请问老天爷:我该怎么办?哪里才会有温暖,温暖又在哪里?“太阳”呢?“母亲”呢?“组织”呢?你们又都在哪里啊?难道,我的理想、我的信念、我的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我“失业”的命运一起破灭,一起毁灭,本来有着崇高理想和美好信念的我,则随着成为一个国有企业的“失业职工”,便使得这世界变得这样的冷谈!
???? 我知道我很渺小,就如千千万万的下岗职工一样,被视为国家的负担,是“母亲”——祖国的弃儿,是中国共产党的累赘,是“组织”的残渣余孽,但我的行襄中曾经有过被他们利用价值的才智和力量,幸运地觉得能活在这个世纪中,始终无遗憾地能把我全部的才智、精力甚至苦力为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和繁荣昌盛的、强大富裕的“母亲”——祖国与神圣无私的“组织”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所效劳过。
???? 我知道我很平凡,就像茫茫的沙海里的一粒细沙一样随风飘散,但在我的生命里也曾奋力地寻找过,努力抗争过,也曾用我的生命充实过其他人们生活中和工作中的分分秒秒。
???? 我知道我很虚弱,就像弱小的小羔羊一样任宰割,但在我和生命里始终曾经的过抗争和努力拚搏及无私地奉献过,只愿我的悲哀有经历能够唤起千千万万的人匀的思虑,不要再要像我一样,我们是否该永远地永远地这样默默地忍受着和沉默着?
???? 我知道我很无奈,就像森林中的一棵无名的小草,被高大的高大的参天大树笼罩着,始终见不到蓝天,更得不到阳光的温暖和照耀,与世无争、无可奈何,但作为大地的一份子,也曾用自己顽强的一生来证明我的存在,这,只是一种惟一的无奈的反抗与抗争,谁叫你一出生就是一棵无名的小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