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唐山粗暴对待记者

唐山决不应粗暴对待前来采访的外省市记者,尤其不能临时扣留他们,删他们合法拍摄的新闻素材,那样做不仅于法无据,而且只会加重唐山面临的舆情,最终事与愿违。

烧烤店打人事件将唐山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目前唐山的实名举报蜂起,它们有些是旧案,而且烧烤店打人案尚未完结,围绕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的质问势同排浪。唐山发起了“雷霆风暴”专项治安行动,表示决不放过一案,但舆论的压力仍在不断增加。客观说,不只是唐山,中国哪个地方的政府遇到这种舆情海啸都很难适应。各地政府往往更希望媒体和网上舆论配合政府的治理,出现问题时协助政府获得做出改进的时间和空间,而不是强化舆情,导致地方上更加被动。

这样的思维近年来在地方政府和一些职能部门中是有所强化的,因而唐山市“提防”记者的态度应当说并不特殊。但是这种思维遇到唐山这样的爆点舆情肯定要碰钉子。公众要知情权、要舆论监督的意愿会在爆点舆情中充分释放,与束缚激烈摩擦,这个时候如果发生粗暴对待记者,一定会成为次生的新焦点,进一步推高事情的热度。

总的来说官方要尊重媒体的基本属性,不能让媒体充当在一个又一个具体事件中的辅助治理工具角色。媒体都是要凑热闹的,它们的建设性也只能通过凑热闹的方式来实现,这与政府治理的建设性有路径差异,二者的协调是一种需要想象力的逻辑,它只能在更宽阔的框架下实现完成。

一些地方官员未必能够认同老胡说的这些,但我想提醒,实际情况是,阻拦记者采访不符合现代社会的基本道义,决不会得到公众支持,也肯定无助于敏感事件的解决和平息。

其实坦诚对待舆论,有难处实话实说,效果通常会好很多。现在地方上出了敏感事件,当地官员愿意出面举行记者会、现场回答尖锐问题的积极性越来越低,这不是个好的趋势。

最后我也想说,舆论也应多鼓励地方政府和官员在敏感时刻主动发声,尤其应鼓励那些直接面对记者的官员。2011年7·23动车事故发生后,铁道部发言人多次举行记者会,但那名发言人遭到的是百般嘲弄,现在回想起来,那样的发言人表现真的应该多加肯定。希望今后再有地方或部门的官员、发言人就热点事件站出来面对媒体时,大家至少不挑他个人的毛病,并尽量对他的出面本身给予鼓励。让信息沟通在公众、媒体、政府之间更加协调起来,需要官方起带动作用,同时也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