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将出台

 

==
由于现有制度的扭曲和缺陷,目前国内不同人群的财富分配差距已经越来越严重,贫富差距也早已成为社会性问题。这种情况不仅会拖累国内消费的增长,还会威胁到社会稳定,甚至连房价高企等社会性问题都与此有着密切联系。政府有意改革分配制度,对弱势民众来讲自然是福音,但改革则须把握好重点。在笔者看来,纠正垄断集团利益输送的扭曲、在一次分配中更加注重公平、完善社会保障,才应该是此轮收入分配改革的大方向。
==
有钱的太有钱,有钱的都卷钱走了,不能藏富于民 …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2012年08月28日09:03 来源:东方网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在不断的质疑和期待中,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终于有望在今年10月推出。目前,已经进入征求部级官员意见阶段。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的推出,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数据显示,中国已成为全球贫富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数据表明,中国社会贫富差距由改革开放初期的4 .5:1扩大到目前的接近13:1;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1998年的2 .52:1,扩大到2011年的3.13:1。全国收入最高的10%群体和收入最低的10%群体的收入差距,已经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目前的23倍。

其实,近几年,由于分配不均造成的社会性事件也屡见不鲜。以权谋私,以垄断谋利等现象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社会的稳定发展,由此造成的社会群体事件正在逐步增加。如果不对社会分配进行及时改革,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指挥使一句空话。

当前,由于多种原因,长期以来,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社会问题,收入分配不均,分配机制不健全,分配制度缺失,分配政策制定不力等。这些,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社会的进步,甚至造成了不必要的社会矛盾。

中国的收入分配问题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其中有很复杂的利益关系,由此造成中国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困难重重。既得利益者要维护自身利益,改革者又要权衡各方关系。阻挠改革者大有人在,最终造成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空有楼梯响,不见人下楼”。这也是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推行八年仍毫无进展、两次提交均被驳回的原因之一。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国家是有信心和诚意来推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八年以来,国家相关部委为推动收入非配制度改革做了大量的工作。尤其是当前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集中体现,改革的阻力异常之大已经产出了我们的想象。

社会的发展有着其自身的规律,任何冒进或者裹足不前都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也不例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既要考虑到当前的社会实际,又要符合事物发展规律;既要考虑到民众利益,又要照顾社会整体发展;既要符合当前需要,又要兼顾以后发展。这就注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不可能在短时间完成,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社会总是在发展的,改革的脚部也将永不停滞。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作为社会改革的一部分,其本身就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

我国收入分配失衡的表现

一、政府积累财富的比重越来越大
按发达国家的理念,政府如果花不了那么多钱就不该收那么多税,百姓把钱交给政府是为了让政府把钱花到为百姓服务上。然而我国各级政府竟然存下了大笔存款,成了食利者

二、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集中
30多年来,我国企业特别是广大职工和基层科技人员为发展我国制造业、扩大对外贸易和开拓国内外市场都做出了很大贡献。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年来,财富却越来越多地向企业高管集中

三、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拉大
我国城乡人均收入差距之比已从改革开放初期的1.8:1扩大到2007年的3.33:1。在农村,不仅社保、医保普及面小、福利低,而且长期在城市的农民工也是同工而得不到同等的社保和医保

 

四、权力资本的暴利在扩大
由于我国政治体制改革滞后,对权力没有形成有效约束,腐败官员的比例逐年扩大,动则贪污受贿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官员呈增长之势。不少官员或通过审批项目和提拔官员大举敛财

劳动者报酬在初次分配中占比偏低

一方面,初次分配过于“亲资本”,劳动者报酬占比总体偏低,而且行业间差别过大,使广大居民相对没有钱可花;另一方面,二次分配力度不足,政府公共服务供给不足,公共服务和社会安全网不健全,使得有钱也不敢花。居民“没钱花”和“有钱不敢花”正是当前收入分配格局引发的内需相对不足的症结所在。

==

改革看点

一、如何调节行业之间收入差距过大
统计显示,当前我国内地电力、电信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到3倍,而实际收入差距达到5到10倍。
二、个人所得税征收模式
在个人所得税方面,《指导意见》提出了改革的方向,比如个人所得税的征收模式是采用分类征收还是综合征收等。
三、如何增加中低收入人群收入
目前我国收入结构是呈倒丁字形,上部是高收入和中高收入的人群,底部是大量的低收入和中低收入者,调节收入分配改革,最基本的还是要增加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

==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将出台 专家称不能要求过高

2012年08月28日15:04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字号

据有关媒体报道,国家发改委已经完成了“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初稿的起草工作,目前正在深入征求部级以上官员的意见,方案有望在今年10月推出。专家表示,收入分配改革方案需要建立和完善市场化的收入分配公平机制。

记者了解到,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的起草工作于2004年启动,由发改委具体负责。2010年初和2011年12月,发改委两次将方案上报国务院,但均未获得通过。在历时八年的争议后,温家宝总理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明确提出在本届政府任期最后一年,一定要出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财经评论人叶檀认为,收入分配已经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中国的收入分配制度是必须要改革的,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了。中国和全球的经济都处于关键的转型期,在转型的过程当中中国要扩展内需,要发展未来的创新型经济,这时候个人的收入分配体制就显得特别重要。”

叶檀同时认为,正是由于收入分配方案牵涉面广,所受阻力较大,才导致新方案出台困难重重,历经曲折。

叶檀说:“收入分配方案出台确实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它牵涉到所有的企业跟员工之间的关系;牵涉到高收入阶层与中低收入阶层之间的关系;也牵涉到政府和民间的财富分配的问题,所以它牵涉到方方面面,涉及的群体特别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会遇到各方面的阻力。尤其在中国此前经济发展比较快的情况下,大家会认为收入分配改革并不急于一时。”

根据媒体报道,即将出台的方案将遵循以下基本原则:抑制收入差距扩大趋势,解决收入分配当中存在的几个主要问题,包括垄断部门收入过高、资源价格不合理带来的暴利、政府部门权力过多地干预经济带来的部门利益等。

记者了解到,社会公众对于收入分配改革中最关注的焦点之一是“公平”问题,来自互联网行业的“优集品”网站CEO鲁宁馨表示,收入分配必须同劳动价值挂钩。

鲁宁馨表示:“我觉得公平不等于平均,从收入分配来说要同劳动价值挂钩。在市场竞争比较充分化的行业,像互联网行业,它的收入越能体现劳动价值,可是一些垄断性行业或一些事业单位,我觉得它跟个人劳动价值的关联度是越低的。”

在叶檀看来,新方案首先需要解决的也是“公平”问题,她说:“我想首要需要解决的是收入分配与员工效率不匹配的问题。例如有的人付出的很少,但因为他在垄断企业,他获得高工资,但他没有付出与此相对应的努力,也就是说财富的生成与财富分配是不匹配的,这是市场化的大忌,我们首先要解决这点,也就是说要做到每个人的付出与获得的收入基本匹配,这是首先要做的。”

叶檀表示,新方案如果能较好地解决“公平”问题,将对提高社会效率等有较大帮助。

鲁宁馨表示说:“至于这次改革能不能达到预期效果,要看它改革的具体内容是否和市场化的进程,和公平的制度能够结合起来,如果能够结合的话整个社会的效率就能提高;另外一方面,这个过程也是破除垄断、破除不公平收入分配的过程,如果大致能做到这一点,我相信中国的生产效率、分配效率、内需都能得到三重提升。”

虽然历经8年之久,但新的收入改革方案仍令人十分期待,鲁宁馨表示希望能完善收入分配的监督机制,让收入分配更加透明。

鲁宁馨说:“大家说收入分配差距过大,我觉得其实拿工资表来看的话,也许没有这么大。整个社会没有一个相对透明或带有合理性监督性质的机制,我们了解到的很多收入没有办法放到纸面上,像灰色收入、非现金性收入,我觉得这对于整个社会的稳定是很重要的。”

但叶檀表示,对于即将出台的新方案,不能要求过高,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鲁宁馨说:“现在出台的方案只是个顶层设计,一般来说都是抽象的,不是具体操作的,而是指导具体操作的。顶层设计只要观念、理念和大致的方向是正确的就可以了。具体的执行条款,需要下面具体的部门和地方政府以及企业进行博弈,做出一些可以适用于社会的条款,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对这个顶层设计要求过高。”

==

聚焦资产性收入

记者了解到,不久前,国内知名的收入分配改革专家和国家发改委等部委都参与了十二五规划中,有关收入分配改革的座谈会。

“外国专家和中国专家的讨论非常热烈,大家普遍反映,目前应该在税收等领域,控制资产性收入,比如通过房产税控制炒房团的暴利等。”曾经参与该座谈会的专家向记者透露,“十二五规划中,收入分配改革的总体目标是,扩大中等收入者的比重。”

有人曾使用“中产阶级”一词来说明中国的收入者划分。早前,张东升则严正向记者表示,“我们通常使用的是中等收入者这一称呼。”

近期,《人民日报》连续发表聚焦“收入分配”的文章。其中一篇便是《壮大中等收入者队伍》一文。

此外,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二五规划应该着重提高两个比重。即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比重中偏低,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比重偏低。要提高两个比重,而且还明确提出建立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

6月3日,北京市人保局发布2010年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方案,自2010年7月1日起,北京最低工资标准将从现行的每月800元上调至960元,涨幅达20%,比常年平均增长比例高出近一倍。

此前,上海等地也调高了最低工资标准。全国各地陆续有城市调高最低工资标准。

改革疲劳症?

参与收入分配改革座谈会的一位专家向记者透露,“座谈会上,有人指出收入分配改革已经说了很多年,但是成效并不大,希望十二五规划中能有明确的实质性方案拿出来。”

“甚至在会上,有人提出了‘改革疲劳症’一说,希望改革不要雷声大雨点小。”上述专家透露。

数据显示,内地基尼系数已激增至0.475,大大超出0.4的警戒线。

该专家对收入分配改革的艰难境地也表示理解,“真正实施起来时需要多个政府部门的相互协作,国家发改委也难以协调,这需要来自更高层的力量。”

据了解,我国收入最高10%群体和收入最低10%群体的收入差距,从1988年的7.3倍已经上升到23倍。

“这让我们这样从事收入分配改革多年的专家对未来很担心,实际上,倡导收入分配改革多年,但是现在问题却越来越严重。”上述参会人士表示。

据悉,有关收入分配改革的政策制定小组将制定一份完整的收入分配改革十二五规划,并上交中央全会进行讨论,如果一切进展顺利,2011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该规划将交由两会代表表决,届时,一直被认为缺少统一进程规划的中国收入分配改革将明确方向和时间进程。
==

王小广:收入分配体制已经改不动了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12月04日 01:52 东方早报
东方早报记者 罗晟 发自北京

“我不认为能改得动。”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昨日在北京对早报记者表示。国民收入分配问题主要问题在于初次分配的结构难以调整。只要经济增长依赖于投资驱动,政府的权力过大,企业的增长不跟就业挂钩,收入分配问题就没法调整。

王小广介绍说,初次分配包括资本所得、政府所得和劳动所得等三个部分。在当前政府主导的经济增长过程中,较强的政府控制力需要政府税收比的高比重;而当前企业的高利润是源于很多企业的垄断利润,而目前市场结构面临难以调整的困境。若企业的增长不是以就业最大化为目标,则会出现就业的相对不足,工资收入的增长不足,劳动收入占比也没法调高。

根据国民经济核算统计,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我国代表劳动者所得的劳动者报酬占GDP50%以上,2001年后这个比重不断下降,到2007年已降至39.7%。而代表政府所得的生产税净额和代表企业所得的固定资产折旧及营业盈余占GDP比重则分别由1990年的11.7%和34.9%上升到2007年的14.2%和46.1%。

央行在11月11日公布的《2009年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表示,我国国民收入分配结构失衡以及居民收入差距扩大的现象一直比较突出,严重制约了居民整体消费能力和意愿的提升。报告建议,要进一步完善资本市场运行机制,为居民提供更多的财产性收入渠道,如发展多种形式的员工持股、股权激励制度,以及划拨国有股做实个人养老金账户等方式提高居民参与资本分配的程度,使社会各阶层能更加均衡地享受企业利润增长的收益和经济发展的成果。

王小广还指出,二次分配中税制不完善,也使得国民收入难以调整。目前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偏低,整体税率偏高。这种结构恰恰导致了富人逃税,逃不掉的是工薪收入阶层。若考虑通过征收不动产税、房地产税,其征收遇到的阻力将会很大。

王小广认为,在边际上对国民收入分配结构进行改革是没有意义的,解决不了收入分配的问题。如果真的要改革,就必须在完善税制、垄断行业、实现国有企业的全民所有和分享上取得一些突破。

王小广说,“国民收入分配的改革必须要有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即经济增长更加重视消费、自主创新和就业。如果投资驱动的模式不变,国民收入分配的问题就很难改变,其他都是白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