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网页富豪”闯进世纪佳缘,忽悠了几多白领佳人

高收入,高学历,高年龄的优秀女白领的恋爱婚姻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生意失败的男人徐建在玩散自己的家庭后,打起了“三高”白领的主意,怎么才能使挑剔的 “三高”白领们上钩呢?徐建利用“三高”白领爱上网,贪图虚荣的特点,他注册了一家电力公司,冒充身价千万的富豪老总,并开通了同名网站,利用这种独特的 手段,短短3个多月时间内,就有20多名优秀女孩落入他的财色陷阱。
自建网页去征婚,把目光盯上“三高”白领
1976年9月,徐建出生在徐州市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96年7月,高中毕业后的徐建没能考上大学,一年后他进入徐州搪瓷厂机电科工作。2001年春节,徐建和一个叫王霞的女同事结婚。
2001年5月,徐建辞掉工作来到南京担任一家电力自动化公司的产品推销员。
2002年6月,徐建因嫖娼被公司除名,为了生存,徐建举债30多万元在南京开了一家小公司。
2002年8月,徐建当上爸爸,儿子的降生并未能增强徐建的家庭责任感。王霞下岗后,她要丈夫每月支付她和孩子的生活费,徐建常常不能兑现,加上他平时又极少回家,夫妻矛盾开始明朗化。
王霞对徐建失去信心,她于2004年初向他提出离婚要求,但徐建没有答应,万般无奈之下,她把儿子小强交给了爷爷奶奶,自己也到外地找饭碗去了。
面对一个个找上门来的讨债人,徐建的父母被纠缠得没有办法,最终只好用自己的房子办理抵押贷款,代不争气的儿子还了一部分债务。

家庭因自己发生的一系列变故,徐建熟视无睹。为了继续躲避讨债人,徐建于2004年10月来到无锡。离开南京前,他从南京的朋友处骗了6万多元。 他在无锡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家电力开发公司落下了脚。徐建依旧跑销售,但业绩始终做不上去。2005年10月,他又被这家公司辞退。
再次丢掉饭碗后,徐建决定继续靠行骗弄钱。就在徐建苦苦思索该如何下手时,网上的一条有关“三高”女白领择偶难的报道引起了他的关注。“三高”是近年来流 行的一个新名词,意指那些高学历、高收入、高年龄,且在婚姻上得不到理想归宿的大龄女青年。要是能攻下这些女孩,岂不是财色双收……徐建决定对“三高”女 白领展开行动。
徐建发现在一家名叫世纪佳缘的网站上,云集着大量的择偶“三高”女白领,她们既急切又挑剔,在忙着寻找期待的“另一半”。
徐建想出了吸引“三高”女白领的绝招。2005年12月上旬,他以3000元的代价请一家中介机构代劳,成功在工商机关注册了由他任法人代表及总经理的“江苏建博电力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标着1000万元。
公司注册后,徐建又请人为他设计了同名的公司网页,网页模仿知名企业的网站样式制作,总经理寄语、公司概况、公司快讯、公司章程、企业文化等栏目一应俱 全。网站首页左侧的醒目处,有徐建的照片和身份介绍。2006年3月下旬,该网站正式接入互联网,随后一些黄页及相关专业网站,纷纷推介徐建的公司及网 站,以方便用户检索。
随后,徐建在世纪佳缘网以“随缘166”的网名注册征婚,在自我介绍中,徐建自称32岁,身高1.76米,未婚,上海交大本科毕业,私营电力科技有限公司 法人代表兼总经理。为增强吸引力,徐建还上传了6张气质非凡的生活照片。征婚信息上网的当天,一个网名为“俏佳人”的女孩就加他为好友,并通过留言希望保 持联系。

“俏佳人”真名叫牟佳韵,是上海一家外资企业的高管,由于自身条件优越、择偶条件过于挑剔,以致耽误了最佳选择时机,迈入30岁的门槛后,她才真正 意识到了危机,但尽管如此她也不想过于将就。徐建的条件非常符合她的愿望,所以她才迫不及待地主动出击,生怕好男人被别的女孩抢走。
2006年5月2日下午3时许,牟佳韵正要上网查看徐建给她的留言,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小牟你好,我是徐建。认识你真的很高兴,因为最近的确太忙,所以拖到今天才给你打电话……”初次和徐建通话,牟佳韵的感觉好极了,她看到了希望。
首次通话后,两人的联络随之热络起来,不久牟佳韵就提出见面的要求,徐建称5月中下旬将路过上海,到时定会去看望她。为实现首战告捷,徐建回到徐州,在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租了辆新款黑色别克轿车,在他看来凭自己虚构的身份,如果没有车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追求心中好男,优秀“三高”女白领频中招
2006年5月23日,徐建开车来到了上海,在一家大饭店开好房间后,他才给牟佳韵打电话,牟佳韵当即请了假去见徐建。徐建给牟佳韵的第一感觉非常好,双方的交流也非常愉快,牟佳韵要请徐建吃饭,徐建则称晚饭他已经安排好了。

这晚两人在宾馆聊了很久,时针指向了11点,徐建发现对方仍没有想离开的意思,心里暗自窃喜,为了表现自己的稳重,他一直克制着。见徐建这么“老 实”,牟佳韵反而有些急了,她故意给家里打电话暗示徐建:“妈,今晚我有点事,可能不回去了,你们先休息吧。”打完电话后,她多情地朝徐建笑了笑,徐建见 时机已到,一把将她抱到床上……
次日,牟佳韵照旧陪伴徐建,两人白天游玩,晚上共享激情。对徐建来说,根本目的还是要弄钱。“怎么下手呢?”徐建一直在绞尽脑汁,因为他要速战速决。
相处的第三天上午10时许,徐建假装接一个电话,“什么,你儿子手术急需用钱?我现在在外面出差呀……”随后徐建又假装给公司会计打电话,并不停地冲对方 发火。“看你急成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面对牟佳韵的询问,徐建称一个曾助他事业腾飞的朋友,儿子得了白血病,急需23万元骨髓移植费,因为他不在公司 没法签字,会计汇不出钱。“我本打算多陪你几天的。这个朋友我不帮不行,看来下午我得回去了。”
听说徐建要走,牟佳韵很舍不得,情真意切地希望他再呆两天,以巩固两人的感情。“如果你手头方便,就先借给我23万,回公司后我就把钱打到你的卡上。”牟佳韵亲了一下徐建答应了。
当天下午,牟佳韵分两次将23万元巨款打到了徐建指定的账号上。徐建按“原计划”在上海多呆了两天,其间他还去拜见了牟佳韵的父母,直到27日下午他才依依不舍地告别牟佳韵。
首次出击,即把精明的上海女白领搞定,心中狂喜的徐建对下一步行动信心更足了。
有许多“三高”女白领在网上给徐建留言,希望和他建立关系发展感情。徐建应接不暇,他先挑长相好、收入高的女孩沟通。对条件尚可的,他也暂不放弃,通过回复留言拖住她们。

成功搞定牟佳韵后,徐建盯上了新疆女孩张丽。30岁的张丽是乌鲁木齐人,获得西安交大硕士学位后,她进入西安一家大型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从事新产品 推广工作。张丽长相非常漂亮。张丽的择偶经历和其他“三高”女白领类似,看到徐建的征婚信息后,她觉得机会难求,于是不停地给他留言或发邮件照片,希望两 人能实现强强组合。
徐建称自己业务太忙,最近还要接待两批外国客户,希望张丽能到无锡来见他。7月下旬,张丽正好碰到一个机会,公司要安排她到南京来参与一个合作项目,时间大约一个月左右。
临出发前的一天晚上,张丽约徐建上网聊天,因担心受骗,她上网搜了徐建网页,看到徐建公司刚更新过的网页,这一下张丽对徐建已是深信不疑了。
启程赴南京前,张丽通过网络在南京市的佳盛花园租了一小套短租房。
7月26日上午,张丽到达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徐建开着那辆别克轿车早已在等候她。返回南京的途中,徐建告诉张丽称自己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哥哥在电信局当 局长,妹妹正在美国公费留学深造,还称自己在上海、北京、广州、武汉等地开了6家分公司,张丽对此深信不疑。
来到张丽的租房后,徐建抢着为她整理房间。交谈中,张丽把个人的全部真实情况介绍给了徐建,以表示自己的真诚。徐建称“缘分让我们牵手,我会好好珍惜的。 如果你愿意,我俩明年春节就可结婚。婚后你来当我的副手,协助我管理公司”。徐建的这番表态让张丽心里乐开了花。
当晚徐建没有离开张丽住处的意识,就在张丽感到左右为难的时候,徐建再也克制不住了。张丽没有拒绝他。徐建不肯使用安全套,为了不让心爱的人不开心,正在受孕期的张丽只好依了他。
离开张丽的住处后,徐建一头钻进网吧,因为近来他又看上了上海及南京的几个新“目标”,他要加强和她们的感情沟通。
28日下午徐建找到张丽,称自己的公文包丢了,钱包和手机都没了,晚上安排好的宴请外商遇到麻烦,提出向她借5000元,张丽想都没想就取了5000元给 他。拿到钱后,徐建提出要和张丽做爱,张丽自然不会拒绝。因为开心,徐建离开前张丽又从包里拿出3000元给他。过了一天,徐建又以买手机为由,向张丽借 了8000元。见张丽完全失去防备,徐建也就没有立即抽身,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他和张丽时聚时散,先后以各种借口从她身上骗走了近4万元。

8月24日早上,徐建从张丽的住处离开,之后张丽就再也联系不上他。发现上当受骗后,张丽曾几次想报案,但碍于面子,她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一打算。回到西安不久,张丽发现自己果真怀孕,她忍受着巨大的心理痛苦,独自到医院做了人流手术。
牟佳韵几乎和张丽同一时间失去与徐建的联系,打不通他的手机后,她就在网上守候他,但依然见不到徐建的踪影。9月6日,牟佳韵到上海市嘉定区公安分局报案,由于其提供的有用线索不多,加之又没有什么证据,案件未能及时侦破。
甩掉牟佳韵和张丽后,徐建换了手机号码并重新租了一辆广本轿车,继续扩大他的战果。短短几个月内,他又使上海、南昌等地的4名“三高”女白领上钩,让她们个个失身失财。
多行不义必自毙,此案震惊令人深思
终于,一个个惨遭财色劫的女孩纷纷在网上留言,发誓要将他绳之以法。徐建有些害怕,收敛了一些。观察一阵后见没什么异常,徐建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李莉是这批南京女孩中被徐建确定的第一个下手目标。时年32岁的李莉本科毕业后就在一家公司从事期货业务。李莉曾谈过几个男友,但因为条件过高,所以一直 搞不定终身大事。2007年3月,她经朋友指点,来到世纪佳缘网注册征婚,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遇到了徐建这个心目中的理想男人。
2007年3月21日下午,徐建开着轿车来到南京,开好房间后他给李莉打了电话,双方见面后,李莉对徐建非常满意。
见李莉坠入情网后,徐建决定对她实施“快速反应”,第二天就设法把李莉骗上了床,并制造理由从她身上“借”走5000元。不过和多数受骗者不同的是,李莉坚持让徐建写了借条并记下了他的身份证号码。徐建感觉李莉这个人不安全,从此之后没敢再见她。

徐建并没有离开南京,没出几天时间,他又搞定了另两名大龄女孩,使她们心甘情愿地既“借”钱又献身,而让这两名女孩死心塌地相信他的,还是那个害人的网页。
徐建南京行动的最后一个“目标”,是南京某名牌大学的研究生龚雯,时年26岁的龚雯是长春市人。她在世纪佳缘网发布了个人征婚信息。3月17日,徐建闯入了她的视野,龚雯感觉理想的人选终于出现了。
徐建之所以盯上一个没钱的在校生,主要是看中她的长相,且交往中龚雯曾向他保证自己是处女身。
4月2日上午9时许,龚雯在学校大门一侧见到了徐建,随后她上了徐建的车,两人一起去中山陵增进了解。
徐建一心想尽快占有龚雯的身体,两天来他手段用尽,目的却一直未能达到。
4月5日晚,徐建在网上和龚雯聊天,他问龚雯不愿和他发生关系是不是不喜欢他,龚雯称“不是不喜欢而是你太急,如果我父母见了你也很满意,那我就可以考虑你的要求了”。徐建听出了言外之意,表示将去长春看望她的父母。
4月7日上午,徐建打电话告许龚雯,称自己刚考察完连云港的核电站,下午将直接开车去长春。徐建还告诉她,已为她订好了当天傍晚由南京禄口机场至长春的机 票,要她凭身份证直接去机场办理登机手续。听到这个消息后,兴奋的龚雯当即向父母报喜,要他们做好迎接徐建的准备。
4月9日晚6时许,赶到长春的徐建首先一口气给龚雯的父母买了3000多元钱的礼品。见徐建拎着大袋小袋的礼品来到自己家里时,老两口高兴得满脸是笑。一番面对面的交谈后,老两口对徐建.

当发现她果真是处女时,徐建惊喜不已。“你毕业后就到我公司上班,目前法务部主任的位置正空缺。我的年龄不小了,如果你和你家人同意,今年‘十一’我们就结婚。”“我正等着你这样说呢!”徐建完事后的承诺,正中龚雯下怀。
在长春呆了三天后,徐建带着龚雯一路南下游玩,在北京游玩时,徐建以随身携带的信用卡无法取现为由,开口向龚雯借钱,龚雯二话没说,借给他4800元。
4月20日两人回到南京后分手。3天后,徐建再次来见龚雯,并和她同居了4天。4月27日,徐建以钱包、银行卡及各种证件丢失为由,开口向龚雯借5万元应 急。因龚雯拿不出这么多钱,徐建便直接找她母亲借钱,但遭到其母婉拒。之后徐建以急于到西安谈生意为由,从龚雯手里“借”走1200元,同时还“借”走了 她的手提电脑。
到5月中旬,龚雯就再也联系不上徐建。5月26日,龚雯按照徐建公司网页提供的公司地址,来到无锡寻找。经查该地址根本不存在徐建所标榜的公司。回到南京后,龚雯欲哭无泪。
寻 找徐建的又岂止一个痴情的龚雯,事实上所有的受害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寻找他。李莉就是其中最激进的一个,寻找无果后,她在西祠胡同网站发帖对徐建进行网络 通缉,并向世纪佳缘网举报了他的诈骗行为。李莉的通缉发出没多久,龚雯及另两名被骗的南京女孩就发现了网络通缉帖,4个人经网络搭桥终于走到了一起,谈到 共同的遭遇时,她们泣不成声。
因为惨遭徐建财色劫,龚雯放弃了今年的司法考试。不仅如此,她的毕业论文答辩也没有通过。更要命的是,如今她连谈恋爱的信心都没有了。

李莉第一个向警方举报了徐建。8月21日,正在徐州市一家网吧上网的徐建,被南京警方抓获归案。归案后,徐建不愿交代更多的犯罪事实。办案人员通过 技术手段,打开了他已被查封的个人征婚页面,发现前后有30多名女孩与他有联系,通过其中的留言不难看出,至少有20多人被徐建骗财劫色。为了收集证据, 办案人员设法找到了一批受害人,但一些人因碍于面子,不愿举报徐建。被骗23万的牟佳韵就是其中之一,尽管她曾在上海报过案,但当南京警方找到她进一步取 证时,牟佳韵则称如果能帮她追回损失她就配合,否则她不想再提过去了的伤心事。由于受害人的不配合,警方最终只能认定徐建诈骗了其中5名受害人的8万余 元。而徐建自己交代的人数及诈骗金额均要远高出这一数字。
徐建归案后,他那个骗人、坑人的公司网站被关闭。公司注册登记被注销。其所骗得的赃款,基本上被他挥霍一空。
2008年4月26日,案件取证经历多次反复后,徐建终被检察机关起诉到南京市鼓楼区法院。6月26日,鼓楼区法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徐建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徐建的骗术是高明的,他用真实的空壳公司加一个诱人的与公司同名的网站,让一批精明的“三高”女白领遭受财色劫。“三高”女白领们之所以中招,关键是骗子 为她们量身定制了陷阱。如何才能避免类似的悲剧呢?该案审判长齐海的话值得牢记:与陌生人谈恋爱,对方越是自我标榜优秀越是要提防。而这样的人一上来就提 出发生性关系,并找出理由借钱,十有八九就不正常了。恋爱和婚姻是人生的大事,尽管错过了选择的最佳时机,但也不能见“好”就心动,草率的选择弄不好就要 付出惨重的代价!
(文中受害人均为化名)?□(选自《知音》2008年8月月末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