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十八年后开启的爱

十八年后开启的爱
亲爱的卡米伦: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死了,而你至少是十八岁的小伙子了。我知道你会是高高的个子,笑意盈盈的男孩。当你还是个婴儿时我就看到你的笑了。
                 
  我给你写这封信是要你知道你是来自哪里。更重要的是,我要你知道我为什么送走了你。当我写这封信时,我的心被撕裂了,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所以送走你,是因为我在一天天走向死亡。
                 
  你的母亲是我的女儿,我惟一的孩子。我30岁时生下她,当时我以为我绝不会有孩子了,她的父亲与我一直在渴望着有我们的孩子。当她出生时,你能想象出我们的欢乐。她是我们的婴儿,我们的娃娃,所有我们的梦想。她两岁时就能说话了,是整句的话。我用所有的时间照顾她。
                 
  她上学去的第一天我是那样失落,我等不及她回来,然后我搂着她那样长时间,她尖叫着,把我推开。
                 
  你能想象那情景吗?我迷恋着她,怕她有病,有意外或者不幸福。我缠着她,随着她渐渐长大,她开始讨厌我过分缠着她。
                 
  但事情更糟了,你的外祖父出了意外,送到医院时就死了。当他去世后,我无法说出我的恐惧、眼泪和茫然。幸运的是我还有琼妮,她就是我的全部生活了。我用更大精力照顾她。我看着她吃饭,关心她的朋友是谁,甚至睡觉都看着她。当我去书店做钟点工时,我要她每天给我打两次电话,让我知道她在哪里。
                 
  琼妮是个活跃的女孩,我看到她16岁了,是个吸引男孩子的女人了,我害怕她会爱上错误的男孩,怕她太快有家庭。我不断地与她谈未来。
                 
  “妈妈,你让我封闭。你恨我每一个男朋友,这会让我没有一切!”她这样对我说。
                 
  “一个女孩不能不小心,”我总是这样说,“你有那样大的潜能。”
                 
  “好,我会是女总统,这样行了吧?”
                 
  “为什么不是?”
                 
  她朝我哈哈大笑起来。
                 
  有三所大学要接受她,最后我让她去了一个离家近的,这样她能经常回家。我的朋友警告我,“不要给孩子太大的压力,让她自己发展,她必须学会自己生活……”
                 
  琼妮离家上大学了,我更想她了。我常常打电话到她宿舍里,总是给她留下话。她回家来时对此很生气。
                 
  “你在拿我当一个娃娃看,别总给我打电话了。”她对我尖叫着。
                 
  我是那样想她,我控制不了,开上近两个小时的车到她校园去,只是为了看上她一眼。一天她看到我从咖啡店里走出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吃惊地问。
                 
  “噢……唔,我只是想开车转转,然后我就到这里了。”
                 
  “不,你并不只是开车,你是在监视我!”她青紫着脸。没再说一句话就走了。我跟着她,乞求她跟我说话。
                 
  她转过身来,呵斥着我,“走开,你让你自己与我都成了傻瓜。”
                 
  我离开了她,在整个回家的路上一直哭着。我知道我得控制住自己,试着过没有孩子在身边的日子。但迷恋让我难以挣脱,我醒着梦着都我的孩子。
                 
  琼妮毕业了,我去参加她的毕业典礼。她告诉我她要与两个朋友要去纽约。我知道她早晚要飞走的,但我还是受到了伤害。我给她一张支票,“你的毕业礼物,”我说,克制着自己不流泪,“你能与我保持联系吗?”
                 
  “你会在报纸娱乐版上看到我的照片,我要成为名人。”
                 
  我甚至不知道她是要当演员或模特,自从她离开家后,我就很少了解她了。
                 
  如果说我从前想她,那她去了纽约我就更想她了。我总是替她忧虑。每一次看到犯罪报道我就胃痛,因为我总听不到她的消息,当我打她留给我的电话号码时,我得到的是留言机的回复。我保持忙碌,我渐渐老了。一天我照着镜子,差点哭出来,我看到自己像我母亲一样。我的心脏也开始出问题,我心里总是害怕会出什么事。
                 
  一天我正在后院子里种西红柿,有人在后面叫我。
                 
  “嗨,妈妈。”她温柔地说。
                 
  我想我是在做梦,但不是,是我的琼妮,我钟爱的孩子。
                 
  “琼妮,噢,琼妮!”我跑向她。我把她搂在怀里,“我的孩子,你回来了。”
                 
  “你是——”我怔住了。她很瘦,但她的肚子却隆起来了。她怀孕了!
                 
  “对不起,对不起,”她小声说,“我得有地方呆。”
                 
  “不,不,你总要回到家来。来吧,到屋里来。”
                 
  我给她煮咖啡,但她说她需要喝牛奶。
                 
  “你用不着解释。”我说着,仍然在保护她。
                 
  “不,我要说。”她喝着牛奶,“我怀孕了。可我并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我又笨又叛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要离开这里,去经历生活。哈,我做到了。我在一个办公室得到了工作,与其他两个女孩子在一起,我们做了一切,是的,也有毒品。
                 
  “开头好像很酷。那个大城市是个美丽的地方,让我激动,但我感到那里不是我这样的人呆的地方。
                 
  “这样我被解雇了,找了另一个工作,女招待。那工作很难,但还说得过去。我遇到了一个男人,他并不年轻了,有四十七八岁了,既漂亮又富有。我搬到了他为我租的公寓,几乎一年时间,我是在天堂里。我也想要写信给你,但我能说什么呢?尤其是我发现拉尔夫已经结婚了。我以为他会离婚呢,我想可能只是经济原因让他拖延下来。一天他不再替我付租金了,不再给我钱了,也不再露面了。我被赶了出来,去寻求救济。我真对不起,告诉你这些。
                 
  “我还做了更笨的事情。我认识的男人们,从他们身上收钱。当我做这事时,我总让自己喝醉,”她指着隆起的肚子,“我应该做了它,但我害怕……还吃毒品。太晚了,妈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我就回家来了。”
                 
  我哭了。想着她所受过的一切,她是我那么期待的孩子。她父亲与我非常钟爱她。我们给了她我们所能给的一切,但这让她安静不了,使她急着进入危险的生活。
                 
  “你现在回来了,”我对她说,“我来照顾你。”
                 
  她住下了,我对邻居撒谎说她结婚又离婚了。夏天过去了,好像很幸福。琼妮总睡着,我让她吃好东西。私下里我高兴她能与我在一起,能照顾她,知道她是安全的。我们从不谈论未来。到了怀孕末期,我们买来了婴儿的衣服,等着孩子的出生。
                 
  10月,琼妮感到肚子痛,医生说她开始阵痛了。当时她看着我,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我开车送同到医院。四个小时后,你出生了,一个健康的男孩。
                 
  当我看到琼妮时,她正在哭着。
                 
  “我不能相信已经发生的事情。噢,妈妈,我能做什么?”
                 
  我搂着她。“爱他。他是你的儿子,是我的外孙。”
                 
  “但他——”
                 
  “他是个孩子,上帝的孩子。我们将爱他养育他。”
                 
  就在我看到你那一瞬间我就爱上了你。但琼妮从生下你后好像不能站起来。她变了很多,总是沉默不语。我看到她抱着你,看着你,像是要记住你的样子。当我工作时,她照顾着你。她安静地为我们两个准备饭。我试着要她不再忧愁。
                 
  “我很好,妈妈,真的,”她说,“等我好了我就去找活干,我不能让你养活我们两个。”
                 
  “别忧虑,我没有任何问题。现在我回到家后有事做了,有一阵子我很寂寞,琼妮,你与你父亲都走了,我感到茫然。”
                 
  “可怜的妈妈,”她说,“这一切我真的对不起你。”
                 
  “让我们说定,不要再为发生的事说对不起了,让我们看未来。我们有一个男孩要抚养,我从没有抚养过。我看养一个男人比女孩要艰难。”
                 
  她大笑起来,“你真是,妈妈。”
                 
  一天,    她感到好起来了,决定要找一份工作。
                 
  “我能搬东西,”她说“我要超市去申请一个工作。”
                 
  她走入生活我从心里很高兴。我们开始有话谈了,我们谈到她要上计算机学校。
                 
  下了第一场雪。
                 
  “圣诞节就要到了。”有一天我对琼妮说。
                 
  “是,是卡米伦第一个圣诞节。”
                 
  “我们得有一颗树。”
                 
  “像他明白事一样。”她大笑起来。
                 
  一切都很正常,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幸福的迹象,我真的相信她会安顿下来。只有一次我有点不安。一天夜里我早早上了床,她还在看电视。我快睡着时,她走进我的房间,探过身子吻我。
                 
  “晚安,妈妈。你做的一切我无法说出我的感激,有一天我要报答你。”
                 
  “亲爱的,我是你的母亲,这是母亲该做的。”我搂着她吻她,让我惊讶的是,她允许我对她如此亲密,过去她总是回避这样的亲热。
                 
  一周后她走了。
                 
  当我写这封信时,我仍然不能相信发生的事,她一点迹象也没露。当我星期天早上起来时听到你在哭,通常她总是在早上管孩子。我来到你身边,看到你又饿又湿。我照看着你,心里想她可能睡着了。等我把你哄睡后进了她的房间。她的床整理得很好,上面有一个纸条。
                 
  妈妈,饶恕我,但我不能再留在这里了。我不能花我整个生命在这个小镇上。我爱卡米伦,但谁会要一个带着非婚生孩子的我?饶恕我
                 
  琼妮
                 
  我呆住了,她到哪里去了?我哭着。我祈祷着电话响起,她会打电话来,或是门打开,她走进来。一切都没有发生。我知道我得做点什么了。我忧虑着她还坚强得不够,又没有一点钱。我打了很多电话,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天夜里我用奶瓶喂你,你看着我,够着摸我的脸。我的心融化了,我抱紧你。我知道你值得我为之做一切,甚至比你母亲给你的还要多得多。
                 
  你需要父母、一个家与朋友。你需要无忧无虑地成长,玩球追狗。我能给你一个家,但还能有多长时间?我并不年轻了。我不能陪你练垒球或冬日滑冰。
                 
  但我能给你生活,我能给你父母的爱,照顾你。我会失去你,像失去我的女儿一样,但让你留在我身边是自私的,这就是我决定把你送出去的原因。
                 
  这撕碎了我的心,但我仍然想我做了正确的决定。我做了。很快我就与收养局联系上了,后来他们给你找到了父母,我必须进医院做心脏手术。
                 
  这就是我给你写这封信的原因。到你读它时,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我再也没有你母亲的消息,我不知道她到了哪儿或者是否还活着。
                 
  我的爱与祝福将永远伴随着你。
                 
你的外祖母
若愚编译
曾2001年20期《读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