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久远年代-初中时阅读的《试飞集》

小镇烩面

苏菡玲

方一高《试飞集》

小镇太平常了,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
一条东西向的柏油路,架起两旁各色各样新的老的店铺,经营一些或传统或流行的玩意儿。如此而已。
街上也没有逛头儿,不过只要你稍留意,就会发现许多写着 “ 羊肉烩面”的小饭馆,相隔不远就有一个,有的并排 工溜儿几个,而且生意都很兴隆。对了,这小镇的烩面倒值得提-提。
烩面馆大都很简陋,最多不过两间房子,里面放置几个砰普通的桌椅,再加上一个占地面积不大的锅台,锅里煮羊肉的汤在咕嘟嘟地邵滚。旁边的大托盘里熬着一两 一个的椭 圆形面饼儿,一个个泊光光白亮亮,整齐地排着。这面饼儿 做着也有学问,要用盐水和面,和得软硬适宜,再做成扁扁 的饼儿,然后涂上明油,再滋润一段时间方能使用。

看掌勺子师傅的技艺,简直是欣赏精彩的蒸演:顺手捏 起一个面饼儿,两干轻轻地一拉一甩:那饼立时变成囟、五 尺长的面片儿。 若是那技艺娴熟的,只苋胳膊上下左右翻动,长长的面片儿在怀里活蹦乱跳,在雾腾腾的蒸汽笼罩中,更 有∵种朦胧的美,饭没到嘴,眼睛就先饱了。 一会儿的工夫,冒尖的一碗放在了面前。看那碗里,红彤彤的辣椒油,鲜嫩 碧绿的蒜苗芫荽、一颗颗小磨香油的油珠子浮在上面,咬一口田饼儿,咸滋滋,筋丝丝;喝一口汤儿,辣酥酥,香喷喷 啧,没说的,真是色香味俱全。
最妙的是冬天的夜晚。下了夜班的工人或放了晚学的学牛,把头缩在棉衣领子里走在北风刺骨的大街上,都禁不住 从那蒸汽弥漫的烩面馆里飘来的野阵醇香的诱惑,跺△跺脚△的雪,跨进暖烘烘的小屋。 来一碗被辣椒染红的羊肉烩面,身上的寒气登时就会失掉,直喝得取颊纡扑扑,头上汗涔涔 妁,然后走进风雪中,再不用缩头缩脑的了,好象通身都在 向外散发热气,风雪只好躲得远远的。

小镇的烩面好吃,并非小镇人自夸。一次来了一个歌舞 团,那些走南闯北能歌善舞 的娇演员们, 一碗烩面下肚,个 个赞不绝口:‘想不到这不起眼的小镇竟有这等美味!” 随即 兴写了ˉ首诗,对羊肉烩面大加讴歌。

朋友,你一定想领略一下小镇烩面的风味吧?那末,欢 迎你到小镇来,小镇饭香人好客,穹让你吃了这次想下次,你 问这小镇叫什么名字?告诉你-这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小 镇,是许南公路上的一站一方城。

原载 《 作文与指导》

母老虎骂猪

侯副国

方一高《试飞集》

“母老虎”王二嫂,左脚只拖一只凉鞋.脚下生风,怒气冲冲地往村后跑,手上沾满面.满脸杀气。刚才她正发着面,
有人喊:“二嫂,快去看看.有只黑猪在你家莲菜池里打泥(洗澡)哩!”
王二嫂奔到自家的莲菜池边,一股无名烟火从脚跟烧到头顶。一大片荷叶浸在水中,几朵刚开的莲花沾满了泥。歪斜在水中,中间有一个刚滚的大坑。她气得简直要跳起来.急匆匆地往回飞,非妥查查这是谁家的猪,闹他个鸡飞狗上墙不可。
她路过赵实增家大门口,见赵家的母猪满身泥,还往下淌着水.正慢悠悠地哼着往院里进.气不打一处来,火上浇油。赵实增是个远近闻名的老好人,三脚踢不出一 个屁来。以前两家关系还不错.只因前年二占了赵家的地而使两家吵了起来。她万料不到这个懦夫敢和她顶牛,但自知理亏,不好发作。这次可碰到自己手里了,老 虎头上搔痒.于是连蹦带跳骂起米:“谁家的老祖宗到我莲菜池里打泥去了,你们养活老祖宗是为了赚钱,就得欺负老娘吗?”
正骂得起劲,魏火旺走了过来,“母老虎’’拧出水来的脸马上转睛:“老支书,火旺大伯,您看。我只种了点莲菜,有人欺负我,弄得不成样子,你替我作主呀!…‘先别骂,今儿我的猪在拉窝,没上圈,刚才……可能……。”

“对不起.老支书.我不知道,刚才骂的权当大风刮跑了。不要在意,我实在不知……”
“你知道个啥?”支书老伴从院中出来.“瞧,你的猪在那儿卧着呢,瞎说.根本就没出门。”
王二搜双手往腰里一叉.又骂起来:“妈的,有本事给我站出来.支书在这儿,出来评评理……”

这时,赵家的儿子刚从地里割草回来,从王二嫂身边经过.王二嫂“呸”的一声.在赵家儿子面前吐了一日,唾洙星子喷丁赵家儿子一脸。但赵家的儿子咬了 咬牙,站丁一下,用袖子擦擦脸进了院,王二嫂又用带面的手拍起丁膝盖.连凉鞋也不要了:“妈的,有种的给老子站出来!怎么.理亏了吗?”
忽然,王二嫂的儿子气踹吁吁地跑过来说:“妈.咱家的黑猪叉进咱莲莱池里打泥去了.懒在那里不肯走.我赶不出,你去叫叫……”
王二嫂:“啊……”

[简评]
这篇微型小说写出了人物的角色性。王二嫂的“凶”和“骂”困人而异:对老好人赵实增凶相毕露,对党支部书记魏
火旺奴颜十足。以“误会”、“巧合”的形式结尾,撕破了假恶丑,增强了喜剧性。语言朴实,乡土气息浓郁。
(陈化民杨明鲜)

瘸子大叔

宋 辉

方一高《试飞集》

瘸子X多岁、没爹、没娘,没老婆.当然也没有孩子。瘸子有名字.但没人知道。虽然.村里人家张王李赵都世袭按辈份给称呼,但瘸子没这一份资格;虽然据说按辈份排瘸子竟是村长的什么叔,但瘸子仍只是瘸子。
瘸子整天干活,很少说话.偶尔有人和他说上一两句,也是些取笑的话。瘸子很喜欢小孩.小孩们却不喜欢他,因为他实在很丑,再加上前些年因为保护生产队里的 庄稼,被“小偷”在脸上留下的疤,使他看上去更加阴森可怕。所以即使有时候他也从货郎那里买些“米花糕”给孩子门,孩子们仍是远远地躲着他,瘸子于是就更 孤单.每天孤零零地出入在他的破草房里。
有一天,村头又响起了“拨啷鼓”的咚咚声。我禁不住诱惑.拉着爸的衣角去买“棒捧糖”。到村口时见瘸子一歪一歪地走过来,我忙躲在爸身后。瘸子显然看见了 我们.迟疑了一会儿走过来说:“宋老师……米花糕.给小妮儿吃”。爸把我从身后拉出来,说:“叔叔给的,拿住吧!”我犹豫地望了瘸子一眼.他正切切地望着 我.眼光中闪着一种我不懂的东西。这眼光使我伸手接过了米花糕,并且也没忘记对他说那句爸常教我的话.“谢谢!”不料他却十分窘,连连摆手,又嘿嘿地笑 了。这样,我成了村上唯一和瘸子说话的人
我上学了.小学离家很远,山里的路…要上课不能送我。一天晚饭后,爸妈正在为这事发愁,瘸子在门口探出了头。妈把他让进屋,他却不坐,也不喝茶,立了半天才说:“小妮儿上学叫我送吧,…¨”

从那儿以后,瘸子便天天接送我上学。瘸子真高q我站在村口的磨盘上,他仍得弯了腰我才能趴到他肩上。瘸子的肩膀很宽,象一张床。他走路不稳,但我却 感到很舒服。 我搂住他的脖子同他说话,说他真厉害,送我上学的事我爸妈俩人都犟不过他∵个!一会儿又笑他胡子真硬,扎疼了我。书包一颠一颠地拍着我的屁股,铁壳铅笔盒 在里面轻轻唱着。瘸子一路都嘿嘿地笑,象一点儿都不觉得累。到了校门口,把我放下,看着我嘿嘿地笑笑,才又一歪一瘸地离去。屹中午饭的时候他叉一歪∵歪地 走来,我就又乘着他的背,穿过山泉、 马尾松林‘石头坡∴· ” 回到家中。
就这样,山里的右子路上多了一憨二脆两个人欢快的笑声。瘸子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快活。春天他总不嫌烦地弯腰给我摘各色的小花;夏天他用草编成笼子,给我捉两只碧绿的蝈蝈;秋天他从刺丛中摘来酸枣和山楂塞在我的书包里:冬天他叉从雪地里扒出松球边走边给我剥松籽吃……
又是一个春天,这天放学回家,见爸妈正满头大汗地在收拾东西,妈对我说:“我们要搬回城里了。 ?我怔了好一会儿,飞快地往瘸子的破草房跑去。他刚送我回来,正在院里擦汗,见我又来了,高兴得什么似的,要进屋给我烤红薯吃。我上前拉住他的手,眼泪叭 叭地掉下来,他慌了,-个劲儿地问”咋啦?””咋啦?”我哭得更凶,半天才抽抽咽咽地头没脑的话:“ 你连个名儿都没有,我咋给你写信啊,然后就跑开了,留下瘸子一个人怔怔地站在院里。

城里的卡车第二天一早就来了,我家的屋里屋外挤满了人·有帮忙的,祝贺的,看热闹的,也有拜托关照的。但我却一直没有见到瘸子。他真不知道我要走了么?
午饭后·我在妈的催促下磨磨蹭蹭地上了车。车开了.我恋恋地看着村口,瘸子!——他一歪一歪地从村里跑出来,眼里噙着泪,嘶哑的喊:“我有名字呀,我叫海山,我有名字,我有名字……”

我进城后头一件事就是给瘸子写信,在信封上我用铅笔工工正正地写着:“海山收”。但我始终没有收到回信。也许是因为瘸子不会写信:也许是不想写;或者他根本就没有收到信。打那儿以后,我再也没有他的一点消息了。
现在我已经上高二了.我的家也两次迁居.但不论在哪里,我都会想起我的瘸子大叔,想起他那宽宽的肩膀。

表姐陪我买裙子

苏菡玲

方一高《试飞集》
我早想买一条裙子,可买衣服是最令我头痛的事,妈妈 买的我看不中,自 己买又`总是吃亏,小商贩海是靠我们这些一搞价钱就脸红的买主发大财。上次我买了条裤子,人家说 多少钱我就给多少,回来让表姐一看,她撇着嘴说人家至少 赚我五元钱,五元,够我两星期的菜金了。妈妈的,恨待我 咬牙切齿,提起买农服就发怵。 对了” 这次拉表姐一起去,她 一准是个好参谋。
泼辣的表姐一听到我的来意就咯咯笑着说:“你这个洋 学主啊,就会耍笔杆子,嘴皮子可不管劲儿。好吧,跟老姐一起,保你满意。 ”我自然欢天喜地。
街上的裙子倒也不少,可我一个也相不中,红的太艳了,花的又太俗气,百褶裙早已过时,而那连衣裙式样新得又让人难为情,转了大半个街,还足没满意的,我又烦又气,直想骂做衣服的都是猪,可表蛆仍兴致勃勃,边看边向我传她的“买衣经”。她说卖主开始说的都是最高价是让你还价的,你要说个最低价,最后再商量着取个中间价。如果卖主不答应你,你就来个“最后一招。”“什么最后一招?”我来了兴趣,表姐得意地瞥丁我一眼说:“你假装不买了,放下他的衣服就走,他马上就软了,让你把衣服买走。…‘这叫‘欲擒故纵’,三十六计里有呢。”我不禁笑了。嗬,没想到买衣服还有这么大的学问。我们边说边来到了商场。
在一排排五颜六色的衣服中,一个西装裙磁石般地吸着了我的目光。裙子是藕荷色的,上面还有三条潇洒的斜条,两个精制的小兜挺别致地缀在前面,又精巧又大方,买了它!
“闺女,买裙子的么?”我低头一看,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满面笑容地问。

“这个多少钱?”我问。
“七块五。”
“便宜点行不?我只有七元。”我说。
“先穿上试试,合适了咱买,不合适你买它干吗?”表姐白了我一眼,又踩我脚一下,警告我不要多嘴,我只好闭嘴退阵,试穿那条裙子。
“哎呀呀,这裙子象是特意给你做的,不胖不瘦,不大不小,这颜色更衬得你的脸又白又嫩,你看看,好苗条的身段呀,穿上这裙子,可真算锦上添花了。”老太太甜蜜蜜地说着,满脸的笑意直从皱纹里往外流,惹得旁边的人也瞅我起来了,真不好意思。

“这条裙子顶多值四元五,你唬谁呢?”表姐见我中意·就拍马上阵。
“这闺女好大的口气,你去买四元五的去吧,俺这是正儿八经的上海货,瞧这商标,要想买,算六元五拿去吧。”老太太不悦地盯着表姐。
“五元吧,你这裙子式样还可以,可布的质量不好,再说马上就秋天了,你这裙子不卖出去,等明年就不时兴了,到那时五元也没人要了。”

“用不着你操心,你不要别人还要呢,六元给你们吧,不能再低了,再低了我就赔本了。”老太太不笑了,看样子准备全力以赴和表姐进行一场舌战。
“算五元五l吧,要不我们不买了。”我看火候已到,甩出了最后一招。
“小娟,你不是只剩下五元了吗?上哪儿找这五角呢?”表姐气呼呼地盯着我。“五元二!”老太太看着我说,我无可奈何地看着表姐。
“喂,我说你这个卖裙子的,我们诚心诚意买你的裙子,可你也太不好说话了,不是我们在乎这两毛钱,真的只剩五元了,没想到您竞在乎这两毛钱。那我们只好忍痛割爱,不买了。小娟,把裙子还人家走吧。”表姐不无惋惜地说,我恋恋不舍地放下了裙子。
“好好好,算五元拿走吧,只当我给你们捎回来一条,我算服你小妮啦。~谢谢您啦。”我掏出一张卷着的五元钞票递过去,老太太看了一眼匆匆塞进小盒子里。
“表姐.你真行啊!说了二十分钟,硬是省下二元饯,明天请你吃西瓜,好吗?”回家的路上,我兴高彩烈地说。“你那最后一招,真见效,今天用了两次呢。”
表姐不无得意地笑了,又嗔怪地说:“让你跟着净找麻烦.我可不吃你的西瓜,留着你买书考大学吧。”
对,明天上书店把那本英语复习指导买回来。我下意识地把手伸向布袋,啊!糟了!
“表姐,我那个两块的是在那个五块票子里卷着呢,都给那老太太了l”
“你……”
“我……”??? ’

雪和梅

靳铁成

方一高《试飞集》

梅花悲哀而惋惜地对雪说:“你为什么要化呢?化成水,变成泥.多没意思。你如果不化,装点着我,白雪红花相映,那该多好!”
雪仍在默默地融化,当她最后即将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时,才说:
“我的存在,不是为了装饰你,而是为了滋润万物。如果我不化,那只是一堆碍事的废物罢了。”
梅突然感到嗓子很润,心里很甜——她吮吸到了雪的琼浆,精神为之一振,她终于理解了雪的苦心……

原载 《 作文与指导》88.2.1

新狐假虎威

张中波
方一高《试飞集》

一天,众兽见老虎和狐狸一前一后过来,都囚散奔逃,有的还嘶叫着|“大王¨¨大王饶命——” 狐狸见状,眨眨眼睛~ 摆摆尾巴,嘴两边的胡子一翘一翘地对老虎说:“喂I怎么祥l? 看清了 吧l他们 看 见我,都闻 风丧 胆地 逃命:是因 为他们已 经知道,天帝派我来作百兽的笨官。好了, 从今天起,你就做我的侍从吧!”
老虎正疑虑重重烨看着狐狸,忽然一个声箸从树上传下? “ 大王!别上当!狐狸骗你。 众兽逃跑,那是因担众兽怕你 呀!〃 是一只猴子叫道。
老虎抬头看看猴子,很感激地点了点头,回头对着狐狸大吼一声 :“骗子 !别想逃掉 !” 一把抓住狐狸 ,张 口露出锋利的牙齿 。狐狸吓出了一身冷汗 ,眼珠滴溜溜一转 ,说 “大王别,别别,你真想让天帝惩罚吗?猴子这样说是对他自己有好处,难道你没听说过‘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吗?我是天帝派来的长官,你吃了我,就违抗 了天意,天帝要惩罚你,这岂不自白让猴子捡了便宜l”

老虑一昕,觉得在理,望望狐狸,倒真有像天帝派来 的长官。 老虎抬头怒视树上的猴子,张开大口,连吼几声,猴 子吓跑了,老虎和狐狸又一前一后地走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