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还俗僧人道出寺庙人际关系比大学复杂

韦神师兄,22岁北大毕业当和尚,12年后下山还俗:寺庙比世俗还乱……提到北大数学天才,很多人脑海里都会浮现出韦东奕icon的名字。今天我们要讲的人是韦神的师兄——柳智宇。

同样是奥赛数学满分,同样被保送北大的数学天才,柳智宇曾经还获得过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全额奖学金。就在所有人以为柳智宇要赴美深造、创造更多神话之际,他却拒绝了麻省理工的邀请,选择成为一名出家僧人。

如今,12年过去了。那个不顾一切也要出家的柳智宇,还俗了。还俗的他,不再提自由也不再寻找一个纯粹意义上的清净池,他仿佛真正融入了红尘,跟所有打工人一样,过着忙忙碌碌的生活。“脱掉僧袍后,我有种轻松自由 、云淡风轻的感觉。”

当初宁愿放弃光明未来也要出家的柳智宇,为什么现在会说出这样的话?2008年5月,大二的柳智宇带领社团去参观北京西山脚下的龙泉寺。寺内,他见到了贤庆法师,也是他的学长、耕读社的创始人邓文庆。寺庙里的人际关系比学校复杂,晚间,他上厕所经常忘关灯,室友很不满,两人还因此起过争执。

“我在生活细节上不太注意,让他们看不惯的行为应该挺多吧。”出家人凌晨四点起,晚上9点休息。

一天除了诵经拜佛,还需做饭、盖房子,而动手能力是柳智宇的短板,他总是干得很慢,晚上经常失眠,睡不了几个小时又得起床。

这些还算能忍受,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逐渐意识到了:有的寺庙藏污纳垢,龌龊之事不比凡尘俗世少。

2013年,他不顾自己的眼疾,先后读了500多篇寺庙里的授课和随谈记录,并做出详细笔记,然后根据自己的领悟写了五篇文章。结果,文章的署名都变成了师父释学诚。

自2014年起,他辗转上海、福清、天津等地,将南山诸律典“八大部”进行系统校勘,按现代人的阅读习惯进行校译,出版一套32本的律宗典籍。

从最初的编纂到最后的修订工作,全由柳智宇一个人负责。如此庞大的工程,使他的身体承受能力达到极限,只要一工作,身体就会不停地颤抖,趴在桌子上也不能缓解。

如此呕心沥血,这套32本的律宗典籍校译本出版时,署名权还是只有自己的师父释学诚。柳智宇想要质疑,却被学诚法师一句“出家人不为名不为利”堵了回去。

2018年,师傅学诚法师更是被曝出性骚扰女弟子的丑闻。心灰意冷之下,柳智宇离开了龙泉寺。他想换个环境再找个寺庙落脚,可是辗转多个寺庙后,都屡遭碰壁,并不合适。后来,只能以僧人的身份在社会上艰难度日。

2022年春,柳智宇宣布正式还俗,不再以僧人身份自居。当脱下僧袍的那一刻,他感到轻松自如,云淡风轻。今年5月,他接受一家心理咨询公司邀请,成为其联合创始人。

作为事业部部长,他带领十余人的小团队,开发心理学课程。华夏心理负责人给他开出了月薪3万的工资,但他嫌多,主动要求降到2万,和其他员工一样。

“扣完税1万多,我不买房、不买车,更不想生孩子,你说我要那么多钱干啥?还不如多奉献给大家。”柳智宇希望团队早日实现收支平衡,希望大家能够获得自由,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经济上的。

回顾过去,柳智宇感叹道:“人是在关系中间才能有更多的快乐的,你太强调自我,很多时候就和其他人对立,其实没有快乐。”如今的他,除了工作,会在业余时间里做做瑜伽,也会骑上自行车呼吸新鲜空气。

柳智宇的前半生都在寻找生活的意义,如今他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并且从中收获到了快乐。也许,这就是生活的意义,一日三餐,人间烟火。

很多时候,书本上的东西是不能代替我们的真实生活的。人生的意义也没有标准答案,不需要什么大道理,需要我们一步一步脚印地走,需要我们用真情实感去体验,去接触,而不是把自己从人际关系中孤立出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