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我爱你(诗作者:余秀华 )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赏析1
这首诗开篇叙述式的实写一个病女子的日常生活: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一个病了的渴望爱情的女人,感觉在阳光下,自己是药里的”陈皮”,这个意象表现了她的自卑,在生活中无足轻重和无奈。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这是一句虚写,表达对爱情的期待,对未来充满憧憬,这只是虚写的意象而已,不一定是喝这些花茶,只是幻想着这些美好的事物,让自己不沉论,不悲伤,“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这里我按住忧伤绝望而凉透的心,用乐观的心态,去向往美好的生活。“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表达内心的纯洁和美好的愿望。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一个女人在干净的院子里,静静地想心事,读诗,读心爱的人,用院子里”突然飞过的麻雀儿“这个意象来比喻人间情事的易变,自然,贴切。心爱的人会不会变心?光阴是多么美好,不适宜肝肠寸断”,相思成疾,我要好好的珍惜。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寄一本书为什么要寄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书,告诉他稻子和稗子的区别,就是为了最后一句,全句诗的诗眼: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这个意象来得自然,不感到突兀,蕴含深意。也许有些人不太明白,种庄稼人的才会清楚,稻子和稗子在地里同时生长,区别不大,只能从叶片的宽窄深浅来辩别,但稗子是要除掉的,打除稗药,扯稗。稗子生命力强,除掉的稗子抛在田埂,还要切断根才停止生长。春天是美好的,稗子却时刻有剥夺生命的可能而”提心吊胆”。”我”想告诉心爱的人,我是多么的爱你,害怕失去你,我”提心吊胆”害怕如稗子一样的命运。
一个热爱生活,渴望爱情的女人,”巴巴地活着“能不担心害怕吗?一个为了爱,乐观生活的女人,面临随时可能生命无情地剥夺的残酷的现实,可能被爱情抛弃而痛苦煎熬!一个多么痴情的女人!
这首爱情诗,表达形式细腻自然,爱情纯情而美好。丰富的想象力,创造意境独特而精彩,符合情感和思维顺序,尽管余秀华上娱乐头条争议不断。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她的诗写得好!是一个真正的诗人。

赏析2 很多年没有因为读诗而吃惊了,少年时读《七里香》《无怨的青春》,席慕容让我吃了一惊,后来读舒婷,读顾城,读海子,也只是欣喜、心动,并无吃惊的感觉,而今中年,忽然读到余秀华,忽然又有了吃一惊的感觉。这吃惊就好像——我心中一直潜伏着某种情绪,这种情绪许多时候若隐若现,我本想促住它,它却倏忽一闪就跑,让人看不到它清晰的面容;又有许多时候,它一直稳稳地直视着你,虽然近在咫尺,但你却无论如何也够不到它。这时,读到这首诗,你忽然一下子就逮住了这种情绪,揭开了它的面纱,这种捕捉和清晰让人由不得惊呆和喜悦。
《我爱你》这首诗选自余秀华的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于2015年出版。余秀华,当代女诗人。也许是脑瘫患者和自幼生长在农村的经历,以及对现实爱情和婚姻的不满让她的诗文产生一种与众不同的、令人震惊的、带着痛感的美。诗歌于她,她曾这样表达,“当心灵发出呼唤的时候,它(诗歌)以赤子的姿势到来,不过是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走动的时候,充当了一根拐杖。”余秀华,现已出版《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们爱过又忘记》三部诗集及一部散文集《无端欢喜》,其所表达的情感真实而复杂、炽烈而深刻,诗与散文俱优,很值一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