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中国夏商周断代历史发展

中华文明从上古传承到清都是拥有着五千年的完整脉络,但这个五千年的文明史观是建立在二十四史的基础上的,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以书论史。

到汉武帝之时,三皇五帝的准确记录都已经势微,秦始皇的焚诗书与项羽的烧咸阳让三千年的文化积累出现了一个断层,而司马迁所做的事情就是对从炎黄二帝开始到汉武帝时代进行一个历史性的总结与积累,以使得中国之人,即使朝代变革,世事变换,但祖先的遗迹却依旧能够从书中寻觅。

这种以书论史和实物辅佐的文明记录方式一直在中国历代传承,但古代中国不兴考古,所以实物辅佐与实地论史的手段在清末乃至近代逐渐式微,更多的近代学者采用的依旧是以书论史的手段,从诸多帝王的纪年中进行加减,从而得出了中华文明五千年的说法,这种观念一直在中国盛行,因为我们不可能亲身去见证五千年的发展历史,我们只能从历代的史书之中去考证论述,来辨别史事的准确性。可随着西方文化的冲击与新史学的出现,全球的历史研究者制定了新的标准,即一个文明的存在必须要有两个条件符合,一个条件为古文明的文字,另外一个条件为古代国家的都城,大家一致的认为一个文明国度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必然会出现这两样东西。

甲骨文证明了殷代的确是存在的,并且在西周之前已经统治中国数百年,后面的殷墟也是让西方学者无话可说,数以万计的甲骨文碎片和殷代古都充分的证明了殷朝的存在,而中国人一直坚持的五千年文明史观念也一下子被证明大半。

从甲骨文论证了殷代的存在,且找到了实物。整个中原地区除去偶然出土殷墟之后,再也不见夏朝的痕迹。三星堆的古蜀文明,旁证了夏朝和炎黄二帝的存在。中国的史学界在后面的十几年时间里面再也没有关于三代及三代以前的重大考古发现了,人们似乎已经默认了以三星堆和殷墟旁证夏朝和炎黄二帝的实物论证。
就在五月份的时候,河南郑州的一次意外考古发掘却让几代中国人的五千年实物文明梦得到了实现,位于郑州双槐树的考古发现得出了结论,这是距今天五千三百年前的中国古都,专家将其命名为河洛古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