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方文山

方文山,华语乐坛作词人,曾为吴宗宪、温岚、潘玮柏、袁咏琳等艺人作词,也是歌手周杰伦的御用作词人。其擅长拆解语言使用的惯性,重新浇灌文字重量,赋予其新的意义,纺织出新的质地,建构后现代新词风。其创作的词中有画面感和东方风,曾获得过一些重要音乐奖项。

方文山,华语乐坛著名作词人。1969年出生于台湾,先后做过防盗器材推销员,帮人送过外卖等,生活的艰辛让他更懂得机遇的重要性。
艰辛与机遇
方文山原是台北市近郊一位不得志的青年,为了圆梦而在台北市苦苦打拼。工作七八年来,他做过防盗器材的推销员,还曾帮别人送过外卖,生活的艰辛让他更懂得机遇的重要性。他原本的理想是做一位优秀的电影编剧,进而成为合格的电影导演,但当时台湾地区电影的整体滑坡让他望而却步,只好退步。 其次他拼命创作歌词,希望可以曲线迂回达成愿望。当时,他把自己的作品分寄到各大小唱片公司和音乐人手中,每次都要寄出上百份这样的“求职信”,但一直都是石沉大海。
他曾在书中提及这段经历:……犹记得四年半前 我毛遂自荐地将打好字装订成册的一百多首歌词 邮寄到各大唱片公司后接下来的日子如果用一些片语画一个曲线表来形容 那些字句的次序是 等待 猜测 焦虑心急 否定 绝望 放弃最后一句比较长 嘲笑自己 然后曲线一路地跌倒谷底 就在过了近一个半月石沉大海杳无音讯的日子 正准备回头找我那些高中时期的患难兄弟重新做原来保全防盗维护系统专业技术安装工程师的工作时(换句话讲跟水电工差不多啦)那天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七日凌晨一点半(没有左右) 就确定那个时间 我不知为何就是记得如此清楚鲜明宪哥当时还在主持超级新人王(周杰伦就是在这个节目中被发掘的)他没有通过助理亲自打电话给我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七日凌晨一点半,方文山收到了名嘴吴宗宪的电话,邀请他到自己新成立的音乐工作室任职。突然的惊喜让方文山激动异常,随即总结出自己的一句座右铭:“机会比实力重要。”不过另外还有一句补充条件“实力不够的时候,肯定会流失机会”。
对于自己而言,方文山认为到现在为止总共遇上了两次最佳的机遇,一次就是被吴宗宪发掘,成为专职的作词人, 方文山跟周杰伦是同一批被吴宗宪招入麾下的职员,之外还有十多位同事,他们有的专攻作词,有的专攻作曲,吴宗宪让他们自由组合,多尝试与不同的同事配对。当时周杰伦的曲就成为了众人的抢手货,但每每只有方文山能精准地揣摩其心思,写出绝配的歌词。于是,周杰伦和方文山的组合渐渐地被固定下来。

大多数人都是在知道周杰伦后,才知道方文山的。 方文山是一个对历史感有着独特的自己的表达的人, 在历史的和时空的转换中去诠释着自己的音乐理念, 这在时下是很难得的。 我爱你、你爱我的俗套模式已经是流行音乐的主流, 而方文山的作品在上述结构模式的同时 ,却独辟蹊径的追寻古典的情愫,比如《娘子》这些古典怀旧的元素的渗入对于快餐式的爱情歌曲,无疑是一种极大的颠覆。.他对历史的把握和理解的能力,已经超出了他的同龄人。一个人在自己的音乐中去完成对历史文明的解读和构建并通过音乐传达给大众 (注意这里的大众指的大部分是15至25这一部分的受众群 最有活力的市场群),让这一部分历史人文素质相对薄弱的年轻人去感受古典的质感 ,并且用他们易于接受的方式让这些人去体验现代社会难以寻找的具有文明历史感的东西。但是在后现代主义泛滥的今天, 他也没有免俗。方文山的词中会刻意的营造一种虚幻的意境 ,远古的战场、消失的古文明、 阴森的传说, 都可以成为他笔下的意象。 至于方文山对现代社会年轻人情感的把握, 如果说李宗盛的词是一个老男人的心碎的回忆, 那么方文山的词关注的是此时 ,就当下的情感纠葛、 爱恋、 失恋、移情别恋等等, 较之李词更多了一份时代感,所以更容易被年轻人所接受和欣赏。从某种意义上说, 方文山把流行音乐从靡靡之音带到了古典与历史、怀旧和真挚的相融的音乐中。方文山的词的风格涉及广泛,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文化现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