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艰辛:温故小学时课文《劳动的开端》

kaiduan小学第八册《劳动的开端》老舍

记得我12岁那年,家里穷得揭不开锅。看着一家人挨饿,我心里像油煎一样。我要用蔻来解除饱饥饿的威胁。

萍乡煤矿四面是高山,在东北方的深山里,煤藏离地面很近。土煤窑星星点点,到处都是。土煤窑完全靠人工开采。窑主随便挑个地方,挖一个斜洞,就算是煤窑。工人进出连腰也伸不直,像狗一样爬进去挖煤,又像狗一样把煤从窑里拖出来。
把煤从山里运到外地去,也靠人工。挑脚的一担一担地把煤挑到车站去。
我看见比我大点儿的穷孩子都有去挑脚,也打算靠自己的力气去挣几个小钱。

我去找从小在一起玩的小赵商量,想叫他带我去。小赵歪着脑袋,把我左看右看,笑了笑说:“得了吧!你也挑得动煤?像个瘦猴子,不要让扁担把你压扁了!”

“我的力气大得很。不信,咱们俩摔交试试!”

“我不跟你摔交。你要去就去吧,明天早点我起来!”

要去挑煤半夜就得动身。我家没有灯笼,也没有火把。我跑到矿上电机房找了些用过的油棉纱,在机器上擦点机器油,绑在木头棍子上,准备半夜点着照路。

母亲知道我要去挑煤,心里当然舍不得,可是她也不原意眼看着孩子们挨饿。她半夜起来不声不响地送我到门口。我约上小赵,匆匆忙忙走了。

我们爬过几座山,穿过几片树林,赶到挑煤的地方。哪知来得太早,还没有一个人影,小煤窑办事的地方,门关得紧紧的,里面没有灯光,人都在睡觉。

屋檐底下有两张方桌,是窑上开票记帐用的。我看天还没亮,爬上桌子躺下,一合眼就睡着了。睡得正熟,我忽然摔了下来,好像落进万丈深渊,浑身疼痛。原来桌子被人抽掉,矿上的办事人来开磅称煤了。

我爬起来揉揉胳膊,心想,出门做工真不容易,穷人到哪里都有要受欺侮。

我很想多挑一些,试了试,挑不动,又去掉一点儿/矿上办事人不耐烦地说:“你要不挑就算了,别找麻烦!”
我一赌气挑上就走。

我挑着煤赶路,开头还跟得上人家,走出一二里就渐渐落在后头了。扁担把肩膀压得生疼,担子从左肩换到右肩,从右肩移到左肩,换来移去,两个肩膀都吃不住劲了,只好停下来歇歇。

哪知挑东西走路,越歇越歇,越歇越觉得担子重。不一会儿又要爬山。这山连一条路也没有,那些人踩出来的小路滑极了,一步三滑,肩上的煤筐来回晃荡,像是打秋千。

爬上山头,已经是中午了。我解开衫子一看,肩也肿了,皮也破了。
我鼓起勇气,仍旧挑起煤筐往前走,一不留神,脚底下被石头一绊,一个跟头栽倒在半山腰。我 胳膊和腿擦破好道口子,煤撒了一地。

太阳落山了,别人都早已到车站了,只剩下我一人留在荒山上,离车站还有五六里路。就是我挑到地方,收煤站也收秤关门了。我怎么呢?

红肿的肩头跟滚水烫过一样疼,腿上下班的伤口不住地流血,我只好挑着两只空筐回到家里。

一进门,我一头倒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饥饿和疲劳把我压倒了。

母亲走过来轻轻地问道:“孩子,你怎么啦?”

我说煤没挑到站,都扔在半山腰了。母亲含着眼泪,给我打来洗脚水。

我怕母亲见了我的伤口又要难过,不肯下地洗脚步。我以母亲说:“妈妈,不要紧,我明天还去挑。”

母亲问我:“你吃过饭了吗?”

我回答:“我不饿。”

第二天一早,我喝了碗野菜粥,又翻过高山去挑煤。扁担一压上红肿的肩头,头上就直冒冷汗。我想应该趁力气还没使尽的时候,多赶几步路,免得磨到天黑又误事,就咬紧牙,两脚不停,一直把这担煤挑到车站。

从此我走上了艰难的生活道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