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悟者老子

老子是一位“悟”者,他后来成了中国神仙文化中的太上老君。庄子也是一位“悟”者,他后来也成了中国神仙文化中的南华真人。在过去的500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历史中,有许多有名和无名的中国人通过“悟”的方式理解了快乐,成了让人羡慕的神仙。
老子是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人物,但奇怪的是,我们居然找不到他的个人资料。直到现在,老子的身世和生平一直是个谜。我们只能从一些传说的故事中,去寻找他那扑朔迷离的身影。

   传说,老子活到了90岁高龄,好像神话故事里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仙翁。那一年,他骑着一头青牛,从函谷关进入沙漠,从此不知所终。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高人,他们通常都会用归隐山林的方式来完成他们对生命的体验,只有这个老头,居然玩起了西部探险。你能想象一个人在那种荒凉地域中的生存状态吗?在那里,社会已经消失了,你再也不需要证明自我,你只是活着——很纯粹地活着,你会忽然明白生命的真实意义。

   当他经过边境的时候,函谷关的关令尹喜把他拦住了。尹喜好奇地向他询问了许多问题,然后说:“人类生活在痛苦中,惟独你是一个例外,这太不可思议了。现在,你必须为人类做一件事情——写一本书,把你的智慧留下来,否则我是不会放你过去的。”

   老子笑着回答:“智慧是一种状态,是很难用文字描述出来的,我恐怕做不到。”

   尹喜沉吟着说:“你能够描述多少算多少。无论你能够留下多少内容,总比没有的好。”

   老子被迫开始了写作,这就是《道德经》诞生的过程。幸好他是中国人,幸好他使用的是汉字。与世界上的其它文字有所不同的是,汉字不仅仅是一种书写工具,它还是一种智慧的载体。它的奇妙之处就在于,每一个汉字都堪称是一个博大精深的智库,你可以通过说文解字的方式,去参悟每一个汉字的玄机。同时,它还具有一种超稳定的形式结构,使得《道德经》能够穿越数千年的时空,完整地流传到今天。

   这是《道德经》的第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这句话非常深奥,很难理解,因此也有好几种解释。我曾经对它也颇有研究的兴趣,也做过一番考证,也试图给出一个自以为是的立论。后来一想,虽然学者们的说法各有差异,但不过是一些门户之争罢了,因为他们中的任何一种解释对于原文都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其中一个被普遍接受的解释是:“可以说得出的道,就不是永恒的道。”

   “道”为什么说不出呢?

   第一个原因:“道”是一种体验。

   体验是无法传达的。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爱,当有人为爱献身的时候,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你可以在字典里找到这个“爱”字,但你会理解不了它的意义。如果你真的爱过什么人,你就知道“爱”这个字的意义了。意义来自于体验,当你有了体验,它就变得有意义了——否则它就是空洞的。

   文字可以被传达,但文字只是一种容器。如果你没有体验,你拿到的就只是一个空洞的容器。当你看到它、或者听到它,你会用你的体验去理解它。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爱过,他们一辈子也不能理解“爱”这个字的意义,当他们听到有人为爱献身的时候,他们会觉得那个人很傻。尽管字典里也在解释这个“爱”字的意义,但他们理解不了,他们只能姑妄听之。

   “道”是一种体验。你只有通过亲身体验才能理解它,没有人能够代替你,就像没有人能够代替你吃饭和恋爱一样。

   第二个原因:“道”是在宁静中被感悟的。

   “道”是一种体验。尽管你也和别人一样吃饭、穿衣、睡觉、撒尿,但别人能够从吃饭、穿衣、睡觉、撒尿的过程中体验出活着的意义,而你只知道活着就要吃饭、穿衣、睡觉、撒尿。你只是在经过一种形式,你并不理解什么是生活,哪怕你拥有更丰富的食物、更漂亮的衣着、更豪华的床榻和马桶,你也只是在经过一种形式。如果没有体验,你就没有真实的生活。

   你只有透过生活的喧嚣才能找到那种体验,才能找到那种被感悟的东西。同样地,你只有透过文字的喧嚣才能理解老子,理解他所说的“道”。
老子是一个神仙主义者,他崇尚“道法自然”。他在2500年前就已经告诉我们,生命只能源于生命,自然界所有的生命都起源于永恒的“道”。基督教也有与此相似的信仰,他们认为各种生命皆来自于永生的上帝,是万能的上帝各按其类创造出来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