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怀旧专辑之木鱼芦笛秋

木鱼芦笛秋

刘建荣

此文是江苏盐城中学现场作文大赛一等奖的作文
在我的案头放着一只枣红色的木鱼,上面精雕着细密的鱼纹。每当劳累了一天回到家里,或在假日阳光灿烂的早晨,我都喜欢静静地躺在床上凝视它,黑暗中的鱼纹蕴含着沉淀的记忆,耳畔响起清脆的木鱼声,飘渺于云间。

追逐着蒲公英的小伞,童年的我终日在一片长满芦苇的浅滩上和伙伴们窜来窜去,在这无忧的日子里,我的心灵常常被从小屋门前清爽的泥地上出神地对着口中念念有词、不时敲击木鱼的老人发呆,那木鱼声单调而悠远,均匀而又柔和,回家后我便盯着母亲要木鱼。母亲终于不知从那儿给我弄了杆木鱼棰,我爱不释手,对着所有的器物都要敲几下,可就是敲不出那特有的韵味。

后来,“笃、笃……”的木鱼声被老人的孙女拿出了小屋,成了她心爱的玩物。也许她只是喜欢木鱼的独特的外形,所以从未敲过。我便使出浑身的解数,卷起各种各样的芦哨,刻出各种各样的芦笛,变幻着花样吹出尖细的、粗犷的、高亢的,低沉的声音,和她交换木鱼来敲。我把木鱼放在土垒成的台面上,拿出木鱼棰,煞有介事地学着老人的样子,敲起来,“笃、笃……”的声响从木鱼棰上流出,单调、悠远、均匀、柔和……掠过风中的芦苇,飘荡于云间。“汽车来啦,轮船来啦!“女孩突然高声叫起来,芦笛声声,似小鸟欢叫,似汽笛长鸣,现在想来,那时候木鱼古旧沉闷的敲击声与女孩活跃愉快的欢声不知为何如此的和谐。

可是有一天,当我们追逐了半天阳光下飘飞的蒲公英后,却再也没能找回遗失在草丛里的木鱼和棰杆。她泪水涟涟,硬说我偷了她的宝贝:”你那么喜欢它,一定是你把它藏了起来。”她极为气愤。我却无法辩白,伤心而又委屈。听不到木鱼声的日子,沉闷而又无趣。

但金秋荡漾在芦苇荡时,母亲收割芦苇时无意间捡到了那只木鱼。母亲赶紧把它送还给她,回家却对我说,木鱼成黑色的了,很难看,不必再想它!我与她彼此间变得冷淡了,虽然我还是天天在芦苇荡里钻来钻去,寻找失巢的鸟儿与满擎着小伞的蒲公英,但我时常感到这快乐中总是夹杂着缕缕孤寂和失落。

第二年的秋天,女孩举家北迁,临走时她把那只心爱的木鱼送给了我,木鱼仍旧泛着枣红色的光。我手里揣着满把蒲公英,呆呆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和飘飞的蒲公英小伞……我终于鼓足了勇气,追上去送给她一支精致的芦苇笛。阳光下她又露出灿烂的笑脸。

这年,我上学了。当脑海里装满了a、o、e,背上了沉甸甸的书包,戴上了艳红的红领巾,我的木鱼棰丢了,再也奏不出那“笃、笃……”的韵律。

也许这木鱼声只能在梦中谛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