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卷云舒,品人生百味,点滴心语,思想火花,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网摘:速逝去的2011全年总结

和往年一样,这是蛋疼的一年,坑爹的一年,杯具的一年,纠结的一年。

这一年,“我爸是李刚”拉开了中国人拚爹的序幕,大量的富二代官二代用他们的行动告诉我们: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你所朝的方向,而是取决于你是谁的精子。

这一年,重庆的打黑运动让我们明白:电视上经常看到的那些衣着光鲜,人模狗样的公仆,他们往往在下一刻就变成了黑老大。而你是公仆还是黑社会,关键看你有没有站错队。

这一年,日本9.0级地震震垮了核电站,也震碎了国人愚昧的神经,那些买不起房而被迫单身的人们,因为手里有几袋碘盐而变得奇货可居。

这一年,国与民争利达到高潮,财政收入连创新高,人民饭碗却营养不良。GDP世界第二,百姓收入勉强苟活,房事彻底沦为多数人的浮云。而盛会,依然在一个叫隆重的地方举行。

这一年,苹果砸中牛顿沉寂数百年后,以数码产品的姿态席卷全球。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一起出门,你去买苹果四代,而我却只能买四袋苹果。

这一年,谢霆锋终于意识到自己对柏芝的了解始终超越不了天涯上的民工,于是他放弃了。我固执的认为他一定看到了杂谈那个万人景仰的回复。男人,无论好坏,都翻不过那道绿帽砌成的坎,有的秋后算帐,有的立马摊牌。

这一年,芙蓉姐姐从大S变成了小S,凤姐的绿卡让我们彻底断了成功可以复制的念想。但不管是李宇春,还是曾轶可,都是我的哥,我的哥。。

这一年,南科大45名学子以非暴力不合作表达了对中国教育的鄙视,一潭死水总算荡起了一丝波浪。但死水原本就不应该有波浪,所以,他们在潭中注满了水泥。

这一年,转基因和地沟油让中国人坚信他们是核战争最后的幸存者。在网上,他们表达吐血身亡的语句变成了:遂吐3公升地沟油而亡。

这一年,各地下雨全是100年不遇,武汉的海景超过公交成为新的城市名片。成都,长沙,南京纷纷在报纸上表示自己是特大号护舒宝,流量再多也不用担心,随即就被老天爷一个无情的耳光扇过去。分析认为:此护舒宝为山寨品,也就是:made in china。

这一年,绿皮火车见到了蒸汽火车,感叹世间人情冷暖,我们终究都逃不过鸟尽弓藏的命运。开明的蒸汽火车说:历史的车轮在前进,我们都尽到了自己所处位置的责任,现在是高铁的时代了,你再不退下就是开历史的倒车,中国人民才被历史的车轮碾过,还没爬起来,一回头却看见你在倒车,你叫他们情何以堪呐。

这一年,高铁恍如一夜之间长满祖国各地,人们用高于普车数倍的价格向铁道部购买时间,而那些时间充裕的人因普车的取消也不得不买几个小时,然后在目的地玩手机来消磨时间。

这一年,人民仍然相信,当不公降临在他身上时,他最期待的不是改良制度,而是渴望清官。